【荐文】真正的幸福是什麽

出自“小时候就在想的事”

黑柳彻子着
赵玉皎译
小时候,有一次我在一瞬间突然在心裡悄悄地感到“真开心啊”。那是在一个黄昏,雨哗哗地下著,但是爸爸已经结束工作回家来了,家裡人都在,连牧羊犬也进了屋,灯很明亮,我和弟弟坐在饭桌旁,等著妈妈把饭做好。我心裡非常安寧,因為“大家都在一起,大家都在家裡”。爸爸对妈妈说了一句什麼话,妈妈看著爸爸笑了,我们也笑了。我从心裡感到快乐。

Read More

【大师】丰子恺先生的艺术人生

丰子恺先生实乃中国传统知识份子的楷模。先生终其一生都对生命保持着一种敬畏。先生晚年为了完成先师弘一大师的遗愿,用毕生精力去画《护生集》,单是这份毅力都足使人百生敬畏,而“护生”一词又隐约折射出作者对生命的爱与怕。先生用一颗谦卑的心来面对这个世界的,他用的是“笑的艺术”。也是用善意与温和来感化这世间的。漫画作为那带着“笑”的艺术,或许在很多人眼里,它的力量主要得益于讽刺,是用“笑”来刺伤一切的恶。只有丰子恺在拒绝这种表达方式。他是用心灵来体悟人世的!在他心中,善可感化一切。世间最可宝贵的是赤子的心,故而他的漫画中人物大都以儿童为主。他是用儿童的心灵来观照着人世间的一切。在成人身上,我们有着太多世故与经验,只有在儿童的心里我们才会感受到人性最初的善。也许正是出自这样的视角,我们在丰子恺的漫画里总能体味出一丝暖意。

老一辈先生们身上的优秀精神与风骨当代的我们渐渐丧失。时常回味大师,也让我们的内心平静些吧。

Read More

【产品】Pattern Diary

photo © Renée Rossouw
Pattern Diary - Renée Rossouw // Collaboration with Bosa Ceramiche, Italy, Directed By Jaime Hayon & Matteo Zorzenoni

At first glance I thought WOW!  Jaime Hayon did it again!  At a second glance I clearly noticed that although the form was very Hayon-like, there was something about the graphics of this composition which made it very unique and very different from what we know.  The truth is that the Pattern Diary collection is the result of a yearlong investigation into identity, patterns, still life’s and compositions, explored only in Red and Blue as a thesis project by Cape Town-based designer Renée Rossouw at the Madrid based European Design Labs.

Read More

《世界现代设计史》一

王受之老师作为中美设计教育的桥梁,对中国设计教育的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本次视频是王老师去年在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最新课程,内容也比以前网上的视频课程完整,课程图片也是最新的,同时也配备了字幕。很感激王老师对中国设计教育事业的奉献,我辈后生必当勇往直前!

王受之简介

王受之先生是国内现代设计和现代设计教育的重要奠基人之一,曾于80年代初,执教于广州美术学院。现在在美国最高设计学府--位于洛杉矶大都会区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任教授,系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是著名的设计理论家。了解跟多王受之老师请点击这里 

Read More

建筑大师 阿尔瓦罗·西扎 在中国美术学院的讲座

阿尔瓦罗·西扎日前被中国美术学院聘为荣誉教授。本视频是先生在聘任仪式后的讲座。

阿尔瓦罗·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师,被认为是当代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他的作品注重在现代设计与历史环境之间建立深刻的联系,并因其个性化的品质和对现代社会文化变迁的敏锐捕捉,而受到普遍关注和承认。更多了解阿尔瓦罗·西扎请点击这里

Read More

【荐文】《一寸光阴不可轻》--季羡林

中华乃文章大国,北大为人文渊薮,二者实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倘机缘巧遇,则北大必能成为产生文学家的摇篮。五四运动时期是一个具体的例证,最近几十年来又是一个鲜明的例证。在这两个时期的中国文坛上,北大人灿若列星。这一个事实我想人们都会承认的。

最近若干年来,我实在忙得厉害,像50年代那样在教书和搞行政工作之余还能有余裕的时间读点当时的文学作品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不过,幸而我还不能算是一个懒汉,在“内忧”、“外患”的罅隙里,我总要挤出点时间来,读一点北大青年学生的作品。《校刊》上发表的文学作品,我几乎都看。前不久我读到《北大往事》,这是北大70、80、90三个年代的青年回忆和写北大的文章。其中有些篇思想新鲜活泼,文笔清新俊逸,真使我耳目为之一新。中国古人说:“雏凤清于老凤声。”我——如果大家允许我也在其中滥竽一席的话——和我们这些“老凤”,真不能不向你们这一批“雏凤”投过去羡慕和敬佩的眼光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