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杂志”采访何见平

“d+a雜誌” (設計與建築雜誌)

發行量:30,000本
新加坡:40%
馬來西亞吉隆坡:35%
印尼雅加達:15%
印度&菲律賓:10%
讀者:建築師、設計師、產權擁有者、發行商、建築商等
截稿日期:2011年11月1日
 
採訪問題,如下: 

d+a:您的故鄉是在哪裡?70後的中國青年,成長情形是怎樣的呢? 

何:富陽。就是現在被媒體吵得火熱的《富春山居圖》裡,富春江那一段。七十年代出生的中國大陸的青年,主要得承受社會競爭的壓力。90年代前,沒有全國化的自由經濟,我們唯一的出路,就是刻苦學習,考上大學。因為大學生錄取率非常小,大學生是包分配的,就是在國家公務員裡打轉,一生是“保了險了”,只要不犯法,平平安安可以穩定發展。所以家家父母期望都一樣,孩子能考上大學。但對我們孩子來說,這是壓力巨大的期望,我考了兩年才考上大學,我曾就讀的“浙江美院”(現改名中國美院)報名有7千人,率取50人。得有買六合彩的幸運才行。我選擇的平面設計專業一個班12人,我是年齡最小的一個,和年齡最大的,相差11歲,他堅持考了7年,才考上這個令人又恨又愛的大學。但是我也見過許多才華橫溢的考生,5年、10年地耗下去,最後消失了。那是那個時代的悲劇,那個僧多粥小的現狀,國家在改制前的悲劇。只是現在也慢慢被人淡忘了,那些曾經寒窗苦讀,一直沒有如願進入大學的人,是不是也已經認命於時代悲劇了呢?還是他們在90年代全國開放經濟市場後,有了另外的成功?我希望是後者。我希望有社會學者能寫寫這些當年的考生。

d+a:是什麽影響了您作出選擇平面設計的決定呢? 

何:我原來學習書法,我學了6年書法,臨得是柳公權。但是浙美當時的書法專業,隸屬國畫系,2年才招生一次,每次招生4名。我想我不會成功。我就轉學平面設計的一些基礎訓練中去,覺得自己突然離開雖然是“墨分五色”,但其實還是單一黑色的世界,進入一個彩色的世界,心情愉悅極了。對了,當時也其實還不是平面設計“Graphic Design”這個詞是在90年代初,才剛進入中國,我們那個專業被稱為“工藝美術系”。但是在教材上,也受過香港設計師(詩人)王無邪的影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