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鹰:范曾的虚与实

范曾的虚与实

肖 鹰

           明人李开先有言,“画品论人皆逝者”,“以盖棺始定”。范曾自定画品,活人死说,当是五千年一出的绝响,其预支身后声名而用心之苦,若古人黄泉有知,定令“全古人震惊”。

范曾是“虚名实求”,把“身外之名”当作“分内之事”来做的。然而,范曾对自己的声名,在事关人格大节处,又分明“以虚对实”,将黑白真伪都“虚拟”了。 

郭庆祥此次揭批范曾,自称“扒光他的外衣”。其实,数十年来,大家都看得清楚,范曾作为“画家”中的“大师”,本来就没有“外衣”可扒的。放开讲,当今在风云之上走光的诸多“大师”,实是无视伦常的“文化裸奔”一族。

范曾:画分九品,我是坐四望五

我不确定什么时候知道“范曾”,但我确切知道,无论美术界,还是学术界,对“范曾其人其画”(更不用说其诗作与书法)评价很低,言其虚伪炒作,是我所知的常识。收藏家郭庆祥的《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一文,不点名批评范曾“自我吹嘘”和“过度包装”,要旨也是指范曾虽然搏得“名满天下”,虚而不实。

 

然而,单纯以一个“虚”字来论范曾其人,是片面的;其实,范曾之所以成为今天的“范曾”,还有其“实”的一面。我们应当认识到,正是在“虚”和“实”两面运转操作,范曾都禀赋了超人的才能,才造就了今天在业内有识之士多以之为“虚”的“画家范曾”,却又是被媒体无奈感慨为“撼山易,撼范曾难”的“范曾大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