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性的普利兹克Pritzker奖,王澍基本不懂建筑

中国需要这样的批判。自由的批判!

本文原文转载自《东方早报》文: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河清,不管本文观点正确与否,批评的声音是值得提倡的,为此 AD110.com 原文转载,共各位鉴别。王澍的建筑你只要去建筑体体验过,你就知道厉害,不人性化,为了耍而设计,完全不是为“人”而设计,不能住人或居住不舒适的建筑是什么玩意?王澍只是在杂耍中国建筑符号,普奖得主们的作品中,愣头愣脑,秃头秃脑,头重脚轻,出筋露骨,歪七斜八,危若叠卵……应有尽有。在美国文化势力的推动下,半个世纪以来,这种楞形-硬边-非装饰的建筑,像瘟疫那样在全世界蔓延。

Read More

[面对面]王澍:一个建筑师的理想与现实

@流什网新浪机构认证: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节目主持人董倩对普利兹克奖获得者王澍的采访。王澍通过介绍他的”垂直的院宅“,“南宋御街”,中国美院象山校区,谈到了中国当代建筑的问题和进步,表达了自己同时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立场和文人的风骨。中国人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意义已经开始突现。

Read More

王澍 在南都“第三届中国建筑思想论坛”上的演讲

王澍老师的这段演讲很有启示意义,特别是对传统的认识,传统不是寻求一种传统的符号,而是一种根系延续后的差异。成功在于相信自己并且坚持不懈的走下去!王澍老师的获奖也是给我们国内设计师的巨大鼓舞!做一个有格调并踏实的设计人,就像陈寅恪先生提倡的那样追求“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在国内的各种不理想的环境下坚持不懈,我们必有所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