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文/胡适

    本报(《每周评论》)第二十八号里,我曾说过:“现在舆论界的大危险,就是偏向纸上的学说,不去实地考察中国今日的社会需要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些提倡尊孔祀天的人固然是

Read More

罗西的卡特吉奥柜子——王受之

储物柜是家家都不可缺少的基本家具之一,在居住面积比较大的国家,比如美国、加拿大,往往用走入式壁橱代替,但是在大多数地区,储物柜还是最方便、最实际的储物工具。多年以来,设计师往往重视桌子椅子的设计,特别是椅子,产品设计师在家居用品中重视设计灯具,而储物柜这般重要的家具类别,则鲜有人注意到,正因为如此,意大利建筑家阿道.罗西(Aldo Rossi, 1931 –1997)设计的储物柜“卡特吉奥”(Carteggio Bureau)就更加令人注目了。这个作品是罗西为意大利公司莫提尼(Molteni & C.)设计的,出来之后即刻受到市场的青睐。

Read More

梨花飘落的瞬间——慕容雪村对大学生的演讲稿:我们只向真理低头

一篇说真话的讲稿,很长,但是极力推荐!

郭英剑院长让我在这里讲几句话,我想他也许找错人了,因为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收不到激励人心之效。按这个时代公认的标准,成功人士就是要有很多钱,住很大的房子,开很大的车子,如果你是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如果你是男,身边要带个女的,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这些东西我一样也没有,我是个作家,照大多数人的理解,作家这种东西有三个特点:一是穷,二是脏,三是骚。有些青春文学作家穷倒不穷,但后两个特点依然还保留着。就我所见,“作家”这个词跟落魄、潦倒有很大关系,跟二奶和二奶的链子屁关系也没有。我唯一的成就,就是出过几本书,有人觉得还行,有人觉得这纯粹是浪费木材,所以今天站在这里,我自己都有点羞愧,因为我不是什么好榜样。但最后,我还是鼓足勇气站了上来,原因只有一个:我想你们也许需要听一点不同的声音,不同于这时代的主流价值观,不教你发财,也不教你成功,只是几个简单的祝福,祝你正直,祝你聪明,祝你活在某种文明之中,而不是只为了一堆臭钱活着。

Read More

原研哉:白、触知与容纳性

核心提示:“原研哉作品的意义在于,在一种可感知的日式简单文化中,他揭示了一种存在于禅之无中的有。”

原研哉设计的老牌清酒“白金”包装瓶

“设计的设计——原研哉2011中国展”上,有件展品是原研哉制作的一张弹珠游戏台。台子很长,一大块雪白的长方板倾斜着放置在白色的钢架上,像是等待病人的手术台。白板略高一头的上方安装了水珠发射器,不时“叮咚”一声,玻璃管中流出滴滴水珠,沿着倾斜的白板荷叶露珠般滚落。板上镶嵌着一排排阿司匹林药片状的白色小点,阻挡着水珠的路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