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受之谈“时尚中黑简体”}

       王受之简介——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教授,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主要讲授设计史和设计理论。在中国多所著名艺术院校,如清华大学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等任客座教授。他还在美国奥迪斯艺术与设计学院,加州美术学院,南加州建筑学院和洛杉矶南加州大学教授设计类课程。

       一部平面设计史,其实起码有十分之一左右是字体设计史。就拿我们叫做“黑体”的无饰线体( san serif)来说,莫霍里-纳吉、奇措德的探索,到伦纳尔的Futura体、鲁道夫·科什的Kabel体,荷兰的ISO运动创造的字体、霍夫曼和梅丁格的Helvetica体,扎夫的 Palatino体、Melior体、Optima体,直到罗伯特·斯巴林特的各种电脑字体,说说都接近百年的历史,期间涌现了接近万种字体,何其丰富!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反观汉字,就不容易了。由于汉字构造原理与英文不同,汉字的设计很难简单化。设计外文字体,连标点符号一起,也就是几十个形状设计,加上行距、字距、宽窄粗细斜体,不出百个,外国做平面设计的人,甚至读设计的学生,动不动都可以设计出一套字体来,因此看看外文的字库,目字体有上万种,而中文是象形文字,几千个字,设计一套不容易。我去年在北京和徐冰谈字体,他说一套字体大约6700多个字,外文的100个和中文的6000个比较,是多少倍啊!因此中文字体种类非常少,现在号称有1000种中文字体,我看了一下,滥竽充数的居多,根本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美术字也算一套,其实并没有进入流通领域,这点很容易算,就是打开电脑的字库,数一数就知道了。一套由6000个字组成的字库,是项工程,出版系统已经是深感字体贫乏,设计单位更加是在字体上力不从心,遑谈企业自己设计自己的字体系统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