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亦还无

英国设计师 Guy Moorhouse设计了一个系列的几何循环动画。他说:“我的设计规则是,动画的开始和结束必须是一个空白,他们从无中来,又回到无中去。”无意间诠释了一把咱们中国的老庄哲学。这个系列的动画的完成并不简单,每张大概需要300-400帧来完成,犹如生命的过程一般,从简单到复杂再回归简单,归一中却交融了丰富的历程。

Read More

波兰的海报设计

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宣传画是20世纪平面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这些国家的政治宣传画是国家主持的设计项目,具有与当时当地的政治目的密切的关系,因此,这些设计都是特定的国家在特定的时期的反映。当然,不是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具有杰出的海报设计,部分国家的设计只是应付政府任务而已,凡是这种类型的海报都比较平庸,但是,有几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宣传画和非政治性的宣传画则具有非常高的水平,引起世界平面设计界的注意和高度评价。在这些国家中,波兰的政治宣传画和非政治性宣传画的水平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

Read More

Mind design 作品集下载

位于伦敦的Mind design工作室成立于1999年,工作室主要从事企业形象,印刷,Web和室内设计。Mind design提供实用和人性化的设计解决方案,并倡导内容与形式的统一性。工作室将每一个项目都当作一个全新的挑战,从不从以往的设计模式里套用。因此,Mind design的作品集很有看头,本文分享的是其工作室的作品集。里面包含了很多不错的设计方案,以供大家参考学习。下载请点击这里     或者这里 这篇资料之前分享过,由于提供下载的网盘不够给力,现在重新分享一下。

Read More

“d+a杂志”采访何见平

“d+a雜誌” (設計與建築雜誌)

發行量:30,000本
新加坡:40%
馬來西亞吉隆坡:35%
印尼雅加達:15%
印度&菲律賓:10%
讀者:建築師、設計師、產權擁有者、發行商、建築商等
截稿日期:2011年11月1日
 
採訪問題,如下: 

d+a:您的故鄉是在哪裡?70後的中國青年,成長情形是怎樣的呢? 

何:富陽。就是現在被媒體吵得火熱的《富春山居圖》裡,富春江那一段。七十年代出生的中國大陸的青年,主要得承受社會競爭的壓力。90年代前,沒有全國化的自由經濟,我們唯一的出路,就是刻苦學習,考上大學。因為大學生錄取率非常小,大學生是包分配的,就是在國家公務員裡打轉,一生是“保了險了”,只要不犯法,平平安安可以穩定發展。所以家家父母期望都一樣,孩子能考上大學。但對我們孩子來說,這是壓力巨大的期望,我考了兩年才考上大學,我曾就讀的“浙江美院”(現改名中國美院)報名有7千人,率取50人。得有買六合彩的幸運才行。我選擇的平面設計專業一個班12人,我是年齡最小的一個,和年齡最大的,相差11歲,他堅持考了7年,才考上這個令人又恨又愛的大學。但是我也見過許多才華橫溢的考生,5年、10年地耗下去,最後消失了。那是那個時代的悲劇,那個僧多粥小的現狀,國家在改制前的悲劇。只是現在也慢慢被人淡忘了,那些曾經寒窗苦讀,一直沒有如願進入大學的人,是不是也已經認命於時代悲劇了呢?還是他們在90年代全國開放經濟市場後,有了另外的成功?我希望是後者。我希望有社會學者能寫寫這些當年的考生。

d+a:是什麽影響了您作出選擇平面設計的決定呢? 

何:我原來學習書法,我學了6年書法,臨得是柳公權。但是浙美當時的書法專業,隸屬國畫系,2年才招生一次,每次招生4名。我想我不會成功。我就轉學平面設計的一些基礎訓練中去,覺得自己突然離開雖然是“墨分五色”,但其實還是單一黑色的世界,進入一個彩色的世界,心情愉悅極了。對了,當時也其實還不是平面設計“Graphic Design”這個詞是在90年代初,才剛進入中國,我們那個專業被稱為“工藝美術系”。但是在教材上,也受過香港設計師(詩人)王無邪的影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