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汉字五千年》纪录片

大型人文纪录片《汉字五千年》通过生动展示汉字产生、演变、发展的
  过程及在五千年中华文化传承中的重要作用,彰显中华文化独特魅力,讴歌中华文化优秀传统。
  全片包括“人类奇葩、高天长河、霞光万道、内在超越、翰墨情怀、天下至宝、浴火重生、芳华永驻”八集。该片用讲故事的方式,借助32个富有代表性的汉字,将隐藏在文字背后的人以及历史充分展示出来,生动描绘了一幅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长卷,具有很强的史料性、权威性和鉴赏性。

Read More

国学与国运——钱文忠讲座

      钱文忠先生是季羡林先生的学生,复旦大学教授,先生近年一直致力于弘扬传统文化,拯救中华文明的各项活动。先生的行动无不使人感动,也受教育。此次讲座,钱先生从文化软实力的角度阐述了一个中国当前所面临的问题,传统文化的迷失,正在影响着我们民族命运的发展。先生的观点犹如醍醐灌顶。再此不多阐述了,听先生讲吧。让我们也行动起来吧!

Read More

【推荐】名家推荐书目(文史哲类)

1.胡适开列的《中学国故丛书》目录

  胡适(1891~1962),早年留学美国,1917年回国任北京大学教授,1946年任北京大学校长,1962年病逝于台湾。著有《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尝试集》等。

  1920年,胡适开列了《中学国故丛书》目录,列举古籍31种,以备中学生阅读。

Read More

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

序言

  这个书目是我答应清华学校胡君敦元等四个人拟的。他们都是将要往外国留学的少年。很想在短时期中得着国故学的常识。所以我拟这个书目的时候,并不为国学有根柢的人设想,只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点系统的国学知识的人设想。这是我要声明的第一点。

  这虽是一个节目,却也是一个法门。这个法门可以叫做“历史的国学研究法”,这四五年来,我不知收到多少青年朋友询问“治国学有何门径”的信。我起初也学着老前辈们的派头,劝人从“小学”入手,劝人先通音韵训诂。我近来忏悔了!那种话是为专家说的,不是为初学人说的;是学者装门面的话,不是教育家引人入胜的法子。音韵训诂之学自身还不曾整理出个头绪系统来,如何可作初学人的入手工夫?十几年的经验使我不能不承认音韵训诂之学只可以作“学者”的工具,而不是“初学”的门径。老实说来,国学在今日还没有门径可说;那些国学有成绩的人大都是下死工夫笨干出来的。死工夫固是重要,但究竟不是初学的门径。对初学人说法,须先引起他的真兴趣,他然后肯下死工夫。在这个没有门径的时候,我曾想出一个下手方法来:就是用历史的线索做我们的天然系统,用这个天然继续演进的顺序做我们治国学的历程。这个书目便是依着这个观念做的。这个书目的顺序便是下手的法门。这是我要声明的第二点。

Read More

[推荐]“国学热”的呼吸与叹息

----2009年11月20日《解放周末.特别报道》作者:钱文忠 

2009年11月1日,清华大学国学院正式成立。此前,几所重点大学已先后开设了国学院。国学院、国学班的接踵开设,读经诵典的日益流行,着古式服装作秀的吸引眼球……凡此种种,似乎见证并推动着“国学热”的升温。

  “国学”是否“热”,只是外在的温度;传统文化的呼吸与叹息,才关乎其生命内在的脉动。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文忠授予《解放周末》独家发表的这篇文章,分析了“国学热”的由来,提出了“国学热”背后隐藏着的一些必须予以关注的问题。

  满怀热情地重拾、追寻、学习、珍爱、弘扬自己的传统文化,并且将之一股脑地装到贴着“国学”这个标签的篮子里,却丝毫不顾虑这张标签的模糊与可疑

   最近十年来,我国内地兴起了一股来势汹涌的“国学热”。这股“热”绝对不仅仅只是一种感觉,而已是切实可见的社会现象:电视上的“国学”节目掀起收视热 潮,报刊上的“国学”文章连篇累牍,书架上的“国学”论著触目皆是,社会上的“国学”讲座此起彼伏。更不必说大学了:各种各样的“国学”课程列入课表,各 种各样的“国学班”广招学生;以培养未来“国学”大师的“大师班”早已经在不止一所大学中出现;“国学”进入了中小学,乃至学龄前教育,很多家长都对自己 的孩子能够将《三字经》、《弟子规》等倒背如流备感骄傲……

   首先,我必须表明我的态度:毫无疑问,上述现象都是可喜的;最起码,这说明我们对按照时下做法,统归入“国学”名下的传统文化开始珍惜和热爱。其次,我 也必须表明我的担忧:我们对这股“国学热”的背景是否有足够清醒和理性的认识?“国学热”的背后是否还隐藏着一些必须予以关注的问题?

Read More

大师——清华校长梅贻琦的传奇人生

         

 梅贻琦先生是清华任期最长的校长。对清华的奉献不言而喻。先生说: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者,乃有大师者也。是先生”大师说“的总结。一个学校,一个专业没有大师则不能兴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初的清华国学院,国学院有了四大导师的引领享誉一时,也随着四大导师的离去随之没落,以至解体。

        此逢清华100年校庆,而每所学校最值得看道的也就是大师大学者。随着前辈学者的相继离去,大师越来越少,有人说是一个时代的离去。也许我们现在最缺乏的就是一种精神,大师的精神。

Read More

国学大师陈寅恪

万里独步成绝学,世间再无陈寅恪。陈寅恪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座耸入云端的高峰,被誉为近现代最博学的人。 1919年,吴宓在哈佛刚刚认识陈寅恪时,就宣称:“吾必以寅恪为全中国最博学之人。”日本史学权威白鸟库吉亦称陈寅恪为中国最博学的人。

1938年白鸟库吉研究中亚史遇到疑难问题,向德、奥知名学者求助,未能解决,柏林大学乃推荐陈寅恪。他向寅恪请教后,才得到满意解答。前苏联考古学家发掘一突厥文碑石,无人能辨识,请教寅恪后,终于得到准确破译。 陈寅恪生于1890年,祖籍江西修水人,生于湖南长沙。出身名门望族,其祖父陈宝箴,官至湖南巡抚。其父陈三立,号散原,是晚清著名的四公子之一,著名诗人。其长兄是著名画家陈衡恪(师曾)。陈寅恪夫人唐筲,也出于名门,是台湾巡抚唐景崧的孙女。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宣告了祖父和父亲政治生命的结束。陈寅恪十岁不到,就目睹了一代世家如梦般消失。他到晚年还有诗写道:“家国旧情迷纸上,兴亡遗恨照灯前”。衰败之痛和兴亡之叹,是陈寅恪心中的永远的忧伤。 陈寅恪是一位怪才,他游学西方二十三年,“奔走东西洋数万里”,足迹所至有日本、德国、美国、法国、瑞士等国,先后就读于德国柏林大学、瑞士苏黎士大学、法国巴黎高等政治学校、美国哈佛大学等著名学府,但未曾获得一个学位。因为文凭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张废纸而已。 在留学期间,陈寅恪学习并掌握了蒙、藏、满、日、梵、英、法、德和巴利、波斯、突厥、西夏、拉丁、希腊等十几种语言,尤以梵文和巴利文特精。文字是研究史学的工具,陈寅恪国学基础深厚,又大量吸取西方文化,故其见解,多为国内外学人所推重,学问深不可测,独步成绝学,在二十世纪中国学术史上空前绝后。 1925年起,陈寅恪与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一道成为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当时的清华

Read More

怀念季老

  晚上再次看了一遍关于季老的视频。眼泪一次一次的往下掉,想先生了。十月底去北京31号下午去了八宝山想看看先生,却没找到先生的墓,实为遗憾。然而,就在这一天,科学泰斗钱学森先生驾鹤西去。顿时悲从中来。2009年是怎样的一年啊??为何大师一个接一个的走??开始讨厌这一年!希望2009年早点过去!

记得第一次认识季老是高二的时候,语文课本后面的一篇白岩松的文章《人格是最高的学位》里提到的。讲北大一年开学,一位新生背着大包小包去报道,行李太多,见对面来了一位大爷,便叫大爷帮自己看一下行李,自己轻装去报道。一个小时后回来谢过大爷。第二天开学典礼上看见昨天帮自己看行李的老大爷居然是台上坐着的北大副校长季先生。看了这个故事之后我的心为之颤动。之后我便去网上查有关季先生的资料,然后买先生的书,从此与先生节下了不解之缘。读先生的文章给你的感觉永远是那样的朴实、真挚、淡雅又充满睿智。先生的言行不管是在人格还是在治学上都对我有巨大的影响。他教导我要做事实,不讲空话;为人要真,要忍;要做好事,不做坏事;人要做到“爱国、孝亲、尊师、重友”八个字才算完满;告诉我满招损,谦受益;治学要有学术道德……先生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他教导我要勇往直前,先生的一生是我们读不完的一生,就像本大厚书,我们永远读不完的书,弥读弥新的书。今年的7月11号正值暑假我在找工作回来的公交上,先是孙睿发来信息说季先生于早上九点医治无效逝世,接着是朱娟娟、张琨和宋瑞娜相继发来。见信息后感觉天塔了,顿时眼前一片昏暗。终抑制不住在公交上大哭起来。先生的离去对学术界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是二十世纪硕果仅存的几位学者之一。先生提出“和谐”概念,提出和谐的三个阶段: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社会)的和谐;人内心的和谐(个人和谐)。我想先生就是这和谐的完美体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