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出水展

 一个古城,有千年的历史,淹没在水中好久好久,在大湖大海底下,或者在水库底下,但遗迹却迄今依然完好,怎么让大家有可能去参观、去领略这个古代城市的面貌呢?不是通过潜水摄影,而是亲自触摸到这个古城呢?让历史学者、考古学者可以比较从容的研究这些古城呢?这类情况在全世界比比皆是,国内有,国外更多,从经济上来说,水下城市重现肯定具有很大的旅游价值,从文化上来讲,这是保护文化的重要步骤;但是如果做到把水底的古城出水,或者让游客入水观看,都是极不容易的事情。

    在巴尔干半岛就有这么一个现成的范例:现在保加利亚中心部位的斯塔拉.扎格拉省(Stara Zagora)(的科普林卡水库(the Koprinka Reservoir)底下就有这样一个罗马古城,这个水库离开卡赞拉克城(Kazanlak)不远,水库建成的时候因为蓄水而淹没了一个古希腊时代城市,那个古城叫做索索波里斯(Seuthopolis) ,是希腊时期色雷斯皇帝索拉斯三世(the Thracian king Seuthes III)建筑的,那个城市是他统治的奥德里西王国(the Odrysian kingdom)的首都,这个城市建造时间是在公元前 325到公元前315 之间,从当年考古测量记录来看,索索波里斯是一个不大的、用城墙包围起来的五边形的城市,它的重要性不仅仅是一个古希腊小城,更加重要的是因为这个小城完整的体现了古希腊城市规划的特色,五面都有城墙、城门、城内用长方形布局的道路和街区,宫殿在城市的东北角,中间是市民广场( agora)。现存的古希腊遗址不少,但是这么明显的体现了早期古希腊的城市规划的却不多,特别是古希腊时期色雷斯人的城市,非常少见,因而索索波里斯有很高的文化价值。 

我们看希腊和希腊化地区的古城,很多都用“波里斯”做尾缀,在古希腊语中“波里斯”(polis)是城邦的意思,要成为城邦其实需要很多硬性条件,这个索索波里斯其实还不是一个完整的城邦,因为规模太小,缺乏一些要素,它仅仅是索瑟斯皇宫所在的城镇而已,这里东北角的皇宫有两个功能,一是真正功能性的皇宫,就是皇帝工作、居住的地方;其二则是一个祭坛,祭奉“胜利女神”(Samothrace),叫做卡别利祭坛(the Cabeiri sanctuary),从一个建筑物同时有两个功能这一点可以推估:皇帝本人可能同时也是个祭司。这个小城中,居民住宅建筑很少,大部分是官方建筑物,当时在这里做事的大部分人都住在城外,居民主要是色雷斯人和希腊人。这个城在公元前281年被凯尔特人洗劫一空。但是城市遗址则基本完全留下来了。卡别利祭坛、中心广场、建筑基础、街道都很完好,在祭坛附近还有一个祭台,是奉献给希腊传说中的火神和匠神赫淮斯托斯(Hephaestus)。在这个古城周边还有砖砌的墓地,上层人事都是采用土葬,有些还有自己的爱马陪葬,坟墓设计豪华精致,而穷人则大部分都是火葬的,坟墓非常简陋。

这个古城见于各种历史记录,但是很长时间都找不到痕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保加利亚兴建乔治.迪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v,保加利亚共产党领袖)大坝,这个大坝现在改名叫做科普林卡大坝,在工程进行过程中,发现大坝淹没区内有古希腊、罗马时代的古迹,因此保加利亚的考古工作者、历史家合作进行抢救性的考古发掘,在1948年的发现了这个古城,他们针对古城进行了全面的发掘、记录、摄影、勘探,大坝完工之后,整个索索波里斯就被湮没在水库几十米深的水底下了。

就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在保加利亚境内最完整、最优秀的色雷斯古城就是索索波里斯,它是保加利亚为数不多的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世界历史遗产项目,但是因为兴建水库之后,遗址被淹没,这个古城常年浸泡在水下,世人无法一窥全貌,因此,对于保加利亚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资源浪费,很多设计师都在努力提出自己的让古城“出水”的方案。2005年,保加利亚建筑师哲科.提列夫(Zheko Tilev)提出一个方案,这个方案的核心是设计一个好像盘子一样的巨大围堰,这个围堰圆的直径是 420 米,把水下古城围起来,让古城重新完整的呈现在阳光之下,供人参观。按照他的设计,这个围堰形成一个巨大的“井”,井底就是索索波里斯,游客坐船到围堰上,围堰高出水面,古城在水面之下20米,游客好像是下井一样到下面的古城去参考,同时他还设计了透明的观光电梯,从围堰上一直下到古城街面,坐电梯的过程,就是一个从上到下看古城的经历,他称之为“空中花园”电梯。在围堰周边,有游轮码头,餐厅、咖啡馆、商店、艺术画廊,设计晚上的照明是通明剔透的。这个巨大的围堰,高高耸立在湖中间,暴露出水下20多米深的古城,气势非凡。坐船过去,再乘观光电梯下到古城的街面,走街串巷,走入宫殿、祭坛,看古物陈列,一定是很吸引游客的。这种时光穿越的做法,更加会让人一下子恍惚回到2000多年前的古希腊时代的城镇里,身如其境,按照提列夫的设计,20多米高的围堰设计是完全中性的,没有任何风格,这样才能够烘托出古城魅力。

提列夫在2005年已经把这个方案提交给卡赞拉克市政府,政府也同意这个项目的兴建,并且已经组织了基金会来动手筹募建造资金,提列夫估计整个项目需要投入大概5千万欧亚左右。

   我看到他的这个方案,其实有点感触,因为现在国内很多在古迹上做的博物馆、遗址馆建筑,都过于强调建筑师自己的风格,比如西安法门寺的宝物博物馆,设计成一个巨大的据说是双手合一的形式,完全把法门寺原来那种寺院深深、远离尘世的感觉改变了,因此去看也就没有了那种古典的感觉。保加利亚建筑师况且能够看到建筑物和主题直接的烘托关系,怎么我们那么宏大的建筑设计居然没有这么一点点感悟呢?

via:王受之老师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