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的海报设计

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宣传画是20世纪平面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这些国家的政治宣传画是国家主持的设计项目,具有与当时当地的政治目的密切的关系,因此,这些设计都是特定的国家在特定的时期的反映。当然,不是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具有杰出的海报设计,部分国家的设计只是应付政府任务而已,凡是这种类型的海报都比较平庸,但是,有几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宣传画和非政治性的宣传画则具有非常高的水平,引起世界平面设计界的注意和高度评价。在这些国家中,波兰的政治宣传画和非政治性宣传画的水平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

波兰的海报设计在全世界享有盛名,无论是政治海报还是其他内容的海报,都在设计上具有独特的风格和突出的艺术水准。波兰的海报设计是同时兼有国家要求和设计家个人观念表现两个方面特色的最典型设计流派的代表,因此引起世界平面设计界的广泛注意。波兰的平面设计家非常注意把他们要表达的观念用独特的方式表达出来,他们的设计不是说教式的写实表现,而往往结合了20世纪各种现代艺术运动的特征,包括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表现主义和野兽派的风格,因此,这些宣传画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平,在设计上也成为现代艺术和现代设计结合的典范。波兰的政治宣传画模糊了现代艺术和现代平面设计往往存在的对立,使这两者融合在一起,为世界平面设计界树立了非常杰出的典范。

波兰海报的黄金时代是1950-1980年代,波兰共产党政府在1990年和平退下,全民选举出新的民主政府,在新时期政治宣传画的作用就慢慢淡漠了,黄金期也就过去了。但是因为传统还在,波兰的海报迄今依然有比周边国家强的艺术性、概念性,在世界海报设计中,是非常突出的一个国家。

当然,这种把现代艺术的特征结合到现代平面设计中去的探索,不仅仅发生在波兰,美国、联邦德国和古巴等国家也具有非常引人注目的成就。这种设计倾向的发生,说明了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世界各个国家的平面设计家中出现的个人风格发展、个人观念发展的趋势,设计中已经不完全是顺应潮流、随波逐流风气一统天下,而是个人风格和潮流风格并存局面形成开始。

波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的最早受害国。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的军队利用所谓的“闪电战”方式突然入侵波兰,从南北和西部3个方面进攻这个主权国家,17天之后,苏联的军队也从东边攻击波兰,这个主权国家在两个大国的四面夹攻之下,很快丧失了独立和主权,整个国家开始了长达6年的苦难。战争结束之后,波兰全国满目疮痍,经济崩溃,工业被完全破坏,农业水平也降低到历史最低水准,最严重的是这个国家在战争中丧失了大量的人口。战争给波兰带来了后果是极为严重的浩劫,战后波兰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国家的重建是在万分艰苦的状况中开始的。

在漫长的战争年代当中,波兰的印刷业、设计业和波兰文化艺术的其他部分,都基本荡然无存,波兰的平面设计,特别是海报设计完全是从无到有地在战后的年代中成长和发展起来的。

战后的平面设计,特别是广告设计,基本上全部是为政府部门的要求而作的。波兰政府成立了新的艺术和设计教育体系,主要由华沙艺术学院(The Warsaw Academies of Art)和克拉科夫艺术学院(The Krakow Academies of Art)2所艺术学院为主,培养新一代的、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艺术工作者和设计工作者。2所个艺术学院是国家最高的艺术和设计教育学府,入学要求非常严格,教育体系也非常完整,对学生的专业要求很高。毕业之后,由国家分配工作。平面设计作为国家宣传工作的重点之一,波兰政府动员设计家参与国家指定的设计项目,平面设计家和电影工作者、艺术家、作家等等合在一起,归纳入波兰政府组织的“波兰艺术家协会”(The Polish Union of Artists),协会成员必须在国家的艺术学院经过正式的大学教育,成绩优异。波兰大部分杰出的平面设计家,都是出自这2所艺术学院,并且也都是“波兰艺术家协会”成员。

波兰最早的平面设计家基本上都是从事海报设计的,其中最重要的先驱人物是特列波夫斯基(Tadeusz Trepkowski, 1914-1956)。他的海报设计虽然是应政府要求而作,但是却表现了他自己对于战争造成的巨大破坏的压抑感,也表现了他对于未来的憧憬。特列波夫斯基的设计强调非常简单的视觉形象,他认为最简单的视觉形象能够最准确地传达内容。他在1953年设计了著名的反对战争的海报,整个海报的标语口号减少到一个“不!”字,背景是简略的代表被摧毁的城市的轮廓,一个正在投落的炸弹的轮廓叠压在城市的轮廓上,一目了然,视觉效果非常强烈,是当时世界上最杰出的反战海报之一。

另外一个重要的早期海报设计家是亨利克•托玛泽维斯基(Henryk Tomaszewski, 1914-)。他是特列波夫斯基之后波兰海报设计最主要的代表人物,他本人是华沙美术学院(The Warsaw Academy of FineArts)的教授,因此,通过教学,他还培养了下一代的波兰平面设计家,对于波兰的平面设计发展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

波兰在战后的文化生活并不活跃,无线电广播节目单调,报纸内容也非常少,因此,通过海报来宣传各种文化活动,活跃文化气氛,成为国家的关心主题之一。不但是波兰海报在这种前提之下,开始向非政治化的方向发展,大量的海报是关于演出、马戏、音乐会、电影的宣传内容,当然,政治海报依然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海报逐渐成为波兰人民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波兰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更加重视海报的水平,比如1964年,波兰举办了第一届华沙国家海报双年展(The Warsaw International Poster Biennial),华沙附近的威拉诺夫(Wilanow)市的普拉卡图博物馆(Muzeum Plakatu)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海报博物馆,等等,都显示了海报设计在波兰文化生活中的举足轻重的作用和地位。

托玛泽维斯基的设计是在这样一种高度重视海报的民族气氛中开始,因此,可以说享受到天时地利人和的所有优异条件。他发展出自己独特的设计风格来,努力摆脱人们对于战争的压抑记忆,通过海报设计给人民带来对于灿烂的未来的想象和希望,因此他在设计中采用明快的色彩计划,活跃的、生动的形状,使设计具有很高的装饰特点。把这些设计因素组合在一起,他采用了拼贴方法(collage),往往简单地利用手撕和拼贴彩色纸张的方法来进行比较随意组合。他手撕纸张的形象也往往具有象征性、隐寓性特征,比如他设计电影《Rzeczpospolita Babska》(由佛里沙克Jerzy Flisak导演)的海报,就以一个象征性的女性形象为中心,他设计的代表女性的形象,具有圆润的外形、头部是粉红色的、好像玩具洋娃娃一样,而她的嘴唇是心形的,生动活泼。他的设计,形成了波兰的生机勃勃的新海报形式,是开始摆脱战后阴影的起点。

波兰政府提倡马戏,因为这种表演形式比较轻松,而且老少咸宜,从1962年开始,在政府的大力促进之下,波兰的马戏得到很快的发展,马戏的海报需求量立即大幅度增加。托玛泽维斯基设计了不少马戏海报,都具有轻松、愉快、欢乐、形式生动简单的特点,他设计的海报在全国各地张贴,为战后波兰的生活增加了生动的色彩。托玛泽维斯基的设计代表了波兰的海报设计的第二代。

第三代海报设计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在20世纪70年代达到高潮。自从1956年匈牙利事件发生以来,波兰的政治气氛也出现了很微妙的改变,波兰人民对于大量驻扎在波兰的苏联军队表示出强烈的不满和不安,因此,这个时期的海报设计开始出现了以超现实主义的隐寓方法、超自然的形而上的设计趋向,托玛泽维斯基时代的那种欢愉气氛被一种比较沉重的、自省的、阴暗的新气氛取代。这是设计家对于当时社会政治变化的心理写照。

最早发展出这种设计风格的设计家是佛兰西斯克•斯特罗维斯基(Franciszek Starowiejski 1930-)。他在1962年设计出波兰的华沙剧院(The Warsaw Drama Theater)的海报,他设计了1条蛇在2个圆环之间缠绕而上,虽然代表了剧院的戏剧化形式,但是同时也有非常明显的隐寓性,弦外之音清晰可闻。另外一个走这种风格发展道路的设计家是约翰•莱尼卡(Jan Lenica, 1928-)。他的海报设计往往利用弯弯曲曲的超现实主义图形,组成内容含糊不清的形式,1976年他设计的华沙海报双年展的海报,就是这种方式的代表作。弯曲升起的、好像烟雾一样的曲线之间,有一只眼睛,这种风格在波兰当时非常流行,也受到人民广泛的喜爱。

斯特罗维斯基和莱尼卡代表与战后初期主流波兰设计脱离的新一代设计家。他们除了自己的政治立场与战后第一代设计家不同之外,也都认为海报设计不能完全受到正统的学院派的控制,要走出自己独创的、个人表现的、更加艺术化的道路来,如果把海报设计程式化,那将是波兰设计的灾难,单一的形式、粉饰太平的设计是没有前途的。这一代设计家中出现了不少非常杰出的新人,比如瓦德玛•斯威兹(Waldemar Swierzy, 1931-),他的作品充满了表现主义的艺术表现手法,利用各种颜色,包括蜡笔、丙烯、彩色铅笔、水彩等等,作为设计的工具,他的平面设计其实是表现主义的绘画,但是同时又具有强烈的视觉传达功能,多媒介的混合使用使他的设计充满了浓厚的艺术色彩,也具有强烈的个人特征。他喜欢设计与表演艺术有关的海报,比如他设计的美国摇滚音乐家亨德里克斯(Jixni Hendrix)的表演海报,描绘的是这个音乐家的肖像,他在设计时采用绘画的方式为中心,用笔生动狂放,色彩艳丽刺激,描绘的方式近于涂鸦手法,与摇滚音乐的文化背景非常接近,不但从形象上表现了这个音乐家,同时从艺术形式上传达了摇滚音乐的特色,可以说是波兰海报设计的杰作之一。他的设计,代表了新一代的海报设计家的成熟。

波兰也有不少旅居海外的平面设计家,其中在巴黎的人数不少,他们的设计也因为波兰文化的影响,具有比较高的水准,甚至对西方的平面设计造成影响,其中一位是在战后旅居巴黎的设计家是罗曼•契列维茨(Roman Cieslewicz, 1930-)。契列维茨与波兰的前卫派的舞台设计界关系密切,他受到舞台设计的影响,将舞台设计的前卫风格引入自己的海报设计上,使之成为一种表现利用语言难以表达的形而上的艺术的新形式,成为新的个人表现的方式,改变了原来海报设计的大众化、普及化特点。契列维茨采用的设计手法包括照片拼贴、蒙太奇式的拼贴、把印刷的网点放大成为形象内容、把两个不同的形象内容重叠,他的作品具有非常特殊的视觉效果。

1980年,波兰因为缺乏电力、食品和住房,引起群众的骚动,继而出现了地下工会组织:“团结工会”(Solidarity labor union),波兰的海报设计家不少都参加了这些活动,其中,“团结工会”的标志就是由佛兰西斯克•斯特罗维斯基设计的。群众的抗争活动日益扩大,海报设计在其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是视觉性的大众媒介,因此传播力很强,其针对的目的之一是波兰政府对于出版物的审查。波兰的平面设计家在这个时期开始转向对国际问题的宣传,比如对南美洲的独裁政权的攻击,其中比较突出的海报包括有玛利安•诺威斯基(Marian Nowinski, 1944-)设计的反对智利军人政府对新闻和出版的审查的海报,通过这个设计表现了波兰人民对于智利人民争取自由、反抗独裁军人的支持。波兰的海报设计也因为这种活动而得到世界性的承认和喜爱。

波兰的海报设计在战后的半个世纪以来,都是持政治异议者的喉舌,因此与西方的为商业目的服务的海报完全不同,是政治斗争的工具。1989年,波兰的团结工会取代波兰原来的政府,掌握了波兰的政治权力,波兰的海报也完成了其任务。在半个世纪的发展中,波兰的海报使波兰人民形成了对于平面设计的新意识,形成了波兰国民对于海报的特殊喜爱习惯,使海报成为波兰人民生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形成了一种传统,因此,虽然政权改变了,但是波兰的海报却依然存在和发展,成为波兰平面设计的最重要部分之一。平面设计在波兰具有比其他国家更高的专业地位,平面设计与建筑设计、医学一样,具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平面设计家所羡慕的,是其他国家的平面设计都望尘莫及的。

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个艺术家之外,波兰还有一批重要的海报作家,主要有如下这几位:

瓦德马尔.斯维兹(Waldemar Świerzy)

亨利克.托马斯维斯基(Henryk Tomaszewski)

沃谢奇.法戈尔(Wojciech Fangor)

詹.林尼卡(Jan Lenica)

塔杜兹.约洛夫斯基(Tadeusz Jodlowski)

米斯拉夫.葛洛夫斯基(Mieczyslaw Gorowski)

马切尔.乌班尼克(Maciej Urbaniec)

佛朗西斯科.斯塔罗夫斯基(Franciszek Starowieyski)

罗曼.切斯雷维茨(Roman Cieślewicz)

詹.姆罗多曾尼克(Jan Mlodozeniec)

朱利安.帕尔卡(Julian Palka)

梅斯拉夫.瓦西里夫斯基(Mieczyslaw Wasilewski)

维斯劳.瓦库斯基(Wieslaw Walkuski)

西方介绍波兰海报的著作不多,最主要的是1979年出版的一本《当代波兰海报》(Contemporary Polish Posters in Full Color, Dover Publications, Inc, New York, NY., 1979),在国内我好像还没有看到有翻译的。

2012年2月15日

本文作者:王受之       转载自:王受之老师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