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暑假档国产动画《魁拔》评论

本文作者: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教师  薛燕平

小引子:中国动画史应该记住2011年暑假
         在《建党伟业》、《武侠》、《变形金刚3》、《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等大片的围攻下,2011年的暑假出现了多年不见的国产影院动画长片井喷景象。从7月8日至8月11日,《魁拔之十万火急》、《兔侠传奇》、《藏獒多吉》、《寻找凤凰神兽赛尔号》、《摩尔庄园冰世纪》五部动画片扎堆上映。这种现象是自中国有动画以来的80多年间从未出现过。
         其实,近年来影院里也时不常地冒出个国产动画长片,但是就算圈里人士都不知道或早已忘记它们的存在:《奥运真功夫》、《世博总动员》、《勇士》、《麋鹿王》、《西柏坡》、《熊猫总动员》、《西游新传》、《劳拉的星星在中国》、《梦回金沙城》、《齐天大圣前传》、《快乐奔跑》、《超蛙战士之初露锋芒》、《淘气包马小跳》、《精灵女孩小卓玛》、《潜艇总动员》、《闪闪的红星》。。。。。。。很多第一次听说吧?这些片子无一例外地赔本、挨骂而被历史遗忘。
         从电视到影院,国产动画多年来伤透了观众的心。因此,包括我在内的人一提到“国产动画”四个字就条件反射地闪出出两个字——垃圾。
         但是,2011年暑假的国产动画长片却大大扭转了我的印象。
         起初我只是作为朋友捧场而不得不去看,渐渐发现今年的国产动画长片与以往大不相同!于是便燃起看全了写篇总结用于教学的想法。这些片子虽然毛病很多,但较之以往的国产动画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每部片子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魁拔之十万火急》里的长脸哥哥、《兔侠传奇》里的蜥蜴劫匪夫妇、《藏獒多吉》里的小京巴狗、《赛尔号》里的冒牌三神兽。。。。。。这些配角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不得不说,近年来国产动画越来越注重细节与配角了(但是在夸奖配角塑造成功的同时是否说明主角依旧立不住呢)。
         用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副教授陈廖宇的话讲就是:“今年算是一个国产动画进影院的小小高潮,有了这番实实在在的刺激,也许会催生下一个中国动画的营销高潮。有坎儿不可怕,看清了就有可能迈过去,以前是连坎儿在哪儿都不清楚,这就是进步。”

         我很骄傲地说,这五部片子我全部是自费到电影院里以一名普通观众身份看的。我想不管是专业人士还是普通观众,能像我这样把5部片子都看全的没几个吧?我第一次最直接地感受到了观众的状态。这无疑对我写这篇文章提供了最宝贵的一手资料。
         这篇文章写了一个多月,收集、整理了大量一手数据与相关评论。之所以没有看完一部就马上把影评发布在博客,就是不想观众因为我的评论而对该片留下不好印象。不管我说的对与否,我都希望观众对这5部片子一视同仁——自己走进影院观看、判断。那种落井下石、乘火打劫的事情我绝对不干。现在很多片子都一下线了,是时候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了。
         另外,之所以详细记录我在哪个影院、几点看的、几个观众、几钱票价只是想证明我发言的客观性,并不代表影片实际水准。也许同一时间在别的影院观众反应、上座率大相径庭呢?因此以下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直言不讳,如有得罪敬请见谅。
          如有数据不准确,主创人员名单等基本信息不准确的请告之,灰常感谢
 
《魁拔之十万火急》(简称《魁拔》)
出品方: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炫动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二维手绘动画
片长:85分钟
导演:王川
编剧:王川、田博、马华、李嘉、王鹏展、汤俊、朱岳、关皓天、五柒柒
美术设计:周洁、张钢
作画导演:周洁
首映时间:2011年7月8日
票房:305万

 
······我的观影经历
         《魁拔》是7月国产动画狂潮的第一波。导演王川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我们学院的兼职硕士生导师。另外,我们学院很多毕业生都参与了《魁拔》制作。换句话说,这是一部地地道道自己人做的片子。作为娘家人,我怎么可能不捧场。
         一共看了两次,截然不同的感受。
         第一次是影片正式上映前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的免费内部放映,观众基本都是圈里人。说实话,不是很喜欢这部电影。宏大到无法理解的世界观;极其日式的美术风格与表演;松散的剧作结构与戛然而止的影片结尾使我如坐针毡。身边的学生问我感觉该片如何,我摇头皱眉。正在此时,制作方竟然请我当众发言评论!一向不会说瞎话的我如何是好啊?!更何况刚对学生表明了我的态度,难道不顾“为人师表”四个字出尔反尔吗?!这种尴尬可想而知。
         于是,贼起飞智。我说出了自认为既不违反做人原则,又不至于太伤面子的话:“不管片子如何,我都会买票并且忽悠我学生花钱去团购围观的。”话音刚落,不知为什么,掌声四起~~~~~~~~~~~~~于是我继续说:“请问你们这个片子什么时候正式上映?”本来以为这必定是对出品方有利的问题,因为你只要回答出准确上映时间,自然就是顺道宣传了。没想到导演一愣,竟然回答:“具体上映日期还没定”。我瞬间无语,这已经是2011年6月17日了,不是号称7月初上映吗?都到这时候了怎么还没准信呢?
         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这片票房悬了。我甚至一度怀疑该片能否上映都是个未知数。
         20天后,《魁拔》正式上映的前一天(2011年7月7日)晚上19:30,我在西单大悦城的首都电影院第二次观看了该片。这是面对普通观众的提前首映,出品方还请来日文版配音声优出席。为了兑现我当时的承诺,我请了3个朋友自费去看。结果提前半小时到达影院竟然被告之票卖光了,只好给青青树的朋友打电话,试图内部购票。但是,工作人员死活不要钱,结果我又白看了~~~~~~~~~~~~~情何以堪啊?
         当天除了请朋友看片子,我的另外任务是为我那个反应中国动画现状的纪录片拍摄素材。因此把朋友安顿好就直奔了贵宾室,去采访制片人武寒青老师。当我采访完毕,进入影院,片子已经开始了,座无虚席,我是坐在过道地上看完全片的。影院工作人员几次来赶我走,我都说是出品方邀请的媒体记者才逃过一劫。
         观众反应很热烈,笑声迭起。以至于我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反应是不是太过吹毛求疵,所谓的专业人士思维作怪,失去了普通观众的观影乐趣与判断力。与其说我在看电影,不如说我在观察观众的反应。观众基本都是骨灰级的日本动画发烧友,他们对影片的兴趣点与我完全不同。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爆笑。反应半天才知道原来他们竟然看出了所谓的“基情”。哎,腐女的威力确实不可低估。
         他们对日本声优关俊彦的到场表现出令我震惊的疯狂,观众仿佛看见了梁朝伟、张曼玉。我也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了一下动画电影首映式以及与明星近距离接触的感觉。非常美妙,宛如狂欢节。
         在我进出影院的时候,很多人和我打招呼“薛老师好,薛老师您亲自来了”。我频频微笑点头致意,但没认出是谁(事后上网才知道都是我学生~~~~~~~~~~~~)。瞬间一股强大的认同感与成就感油然而生——仿佛自己也成为了创作者,而不是来看电影的。于是开始YY,有朝一日我的电影要是也能上院线该多好啊!
         意淫的同时又我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多虑了,观众是来娱乐的,没必要非强求人家什么剧作结构啊、日式美式的。放松心情、端正态度才能触摸到观众的真实感受。起初,当我听到主持人说今天来的都是动漫迷时还开始嗤之以鼻——切~~~~~~~·动画与漫画是俩概念,只有外行才说“动漫”这个词。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了,只要观众开心,动画也好,动漫也好,这个定义很重要吗?我被现场气氛深深打动与感染。这确实是一次成功的动画迷聚会。
         离开影院时我做了两件事,第一,在貌似影院经理面前大肆与朋友谈话、夸奖《魁拔》如何好看;第二,到票房买了4张第二天晚上17:50的票(全价60,刷招商行信用卡还可以半价)并煞有介事地问:“这么好看的片子你们会放映多少天啊?”(得到的答案是“怎么也十天半个月吧”)。四张票回来送学生了,因为我必须信守诺言。据接受赠票的学生反映,他们第二天去看,只有15个观众左右,上座率大概30%。这几个学生汇报说他们在售票处看见售票员提醒买《魁拔》票的观众:“这是国产动画,你知道吧?别买错了”
 
 
······关于宣传、推广与发行
         《魁拔》制作方宣称该片制作成本3500万,宣发费用2050万。宣传费用中350万由青青树出资,另外1700万来自合作伙伴上海炫动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的资源置换。
         我实在不理解这2050万的宣传费用为何如此“不禁花”,影片上映前连张海报都没见到。我见到的只是微博、博客、贴吧等网络媒体的免费宣传。青青树发动员工展开了地道战式的宣传攻势。先是要求员工开微薄,自爆照片,照片上PS上支持《魁拔》的字样。接下来就是员工走上街头,派发传单。同时还在一些影城摆摊儿,请观众和《魁拔》人物合影。而这一切见效甚微,甚至出现了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比如一个女粉丝将自己露乳沟照片发在微薄,并写上“你好意思白看我的胸吗?还不去看《魁拔》!”而那些并未征得影院同意就随意摆摊宣传的员工则被无情地轰了出来。而这些员工中很多是动画师而非专职销售人员。“我们也不愿意干这个,还是躲在屋子里画画比较适合我们,但是没办法,自己的片子。有时候行人拿了传单随手一团就给扔了,看着心里特别难过。”铺天盖地的微薄最后成了“骚扰文件”,每天我一打开自己的微薄就看见《魁拔》剧组在疯狂刷屏。。。。。。。。。。。
         口口相传赚到了口碑却无法挽救票房。《魁拔》的宣传发行是整部电影最令人遗憾的部分。制片人武寒青也在微博上公开承认,“我们对国内市场的需求、观影习惯反而有些把握不定,所以对国内市场这块根本阵地,我们既不放弃,又不敢过度依赖——始终未能从根本上摸清国内市场的运作机理是《魁拔》此次运营过程中的最大失误。”
         《魁拔》其实是一部成人动画,而片名的调研却又在中小学生中展开。在制作过程中由于研发时间过长,实际错过了原定的上映时间。而发行阶段,制片方又跳过发行方(炫动)直接与院线谈判。这些都造成制作与发行脱节。
         导演王川曾在《魁拔》的看片会上透露,由于宣传不到位,加上之前国产动画带给影院和观众的一些不佳印象,让《魁拔》在院线排片上非常困难。青青树一家一家影院地去做工作,一些影院经理还是当面告知,“你们的片子没有宣传,没有知名度,排了场次也没有人买票来看”。
         《魁拔》首映头三天(第一个周末)票房135万。全国一共放映了3743场,43630人次观看,算下来平均每场不到12人。《魁拔》上座率大幅滑落,千辛万苦争取来的场次被取消,《魁拔》到了最危险的时刻。《魁拔》开始转变发行策略,和影院合作保底放映。放映场次的上座率如果达不到六成,青青树将把差额的票款补给影院。在保底放映和地面宣传的共同努力,《魁拔》保住了硕果仅存的几家影院放映。而让《魁拔》的工作人员哭笑不得的是,有些影院经理为了帮助《魁拔》提高上座率,会有意将《魁拔》说成是日本动画片,观众果然也就会更加买账一些。
         中影南方新干线是国内最支持《魁拔》的院线之一,但是南方新干线的总经理赵军却惋惜的表示,“我们的支持做得晚了。”前期的推广宣传不到位,令南方新干线旗下的许多院线经理对《魁拔》“不知所以”,“影院经理甚至不知道谁在做《魁拔》的发行,不知道这个片子讲的是什么,更不知道为什么要给它排片。”直到影片上映一周后,赵军注意到了《魁拔》的品质与口碑,亲自下到影院去摸底,在和影院经理交流过后,赵军做出了发动南方新干线全院线支持《魁拔》的决定,“没有场次的安排场次,有场次的要坚持下去。”尽管迄今南方新干线旗下的影院仍旧在坚持放映《魁拔》,但提及票房,赵军还是觉得“说不出口”,“如果大家联合起来支持《魁拔》,这样品质的国产动画片票房是没有上限的。”但赵军也表示,他理解那些不愿给《魁拔》安排场次的院线经理们,“大家不是对国产动画没信心,而是对国产影片整体都缺乏信心,对于电影院来说,排了片没有观众来看就是赔钱。”
         7月8日到17日《魁拔》上映10天,共放映7579场,观影88305人次,累计票房265万元。平均每场11.65人观影,平均票价30元。
         历时七年创作,经过两周上映,《魁拔》的国内票房最终定格在了305万,虽然还有部分影院在坚持为《魁拔》安排场次,但是随着《变形金刚3》的上映,《魁拔》在这个夏天的故事实际上已经结束了。
 
 
······关于圈里人捧场的问题
  在我的忽悠下,我们学生几乎倾巢而出,不仅带着横幅组团围观,就连放暑假回家的同学也响应号召,在全国各地携带家长、亲友大力捧场。但是仅仅圈里人去捧场是毫无意义的,全中国搞动画的才多少人?从左兜里掏钱放进右兜,这与一个乞丐施舍给另一个乞丐有何分别?事实上暑假档这五部动画片的主创                                      人员又有几个人一部不落地自费去观看了其余四部电影?屈指可数。
        《哐哐哐》、《泡芙小姐》系列动画导演皮三这样评价该片:“今天中午去电影院看了《魁拔》,之前也看了《藏獒多吉》,我试着做个产品分析。唯一的相同点都是落在父子情而非空洞,应该是两个的优点。《魁拔》定位是日式动漫的玄幻热血类型,作为一个电影产品,国内目前还没有细分动画和普通观众,却再一次细分,而非更普及,这样定位我无法理解。《藏獒》相对受众更广泛。两个的营销——《藏獒》因为体制内的中影操盘,缓慢而无效;《魁拔》后期微博营销才真正出彩。由动漫迷的小众变为普通大众,但院线极不给力,只能扼腕。这也不能怪院线歧视,商业就是如此,不能靠理想和感动,应该在策划和制作时就和发行渠道联手,免得最后仓促靠运气。一个作品的好坏,不能用道德和崇高来绑架观众,比如以前的政治电影,比如现在的我国动漫,看了你就是支持国产和原创,不看不喜欢你就是傻X、冷血。我们一直反对体制的控制和压迫,其实我们也一直被教化和模仿。”
        确实,观众没有义务为动画创作者的真诚、辛苦、原创、高尚买单,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每个行业都不容易,观众是来消遣、娱乐而不是受教育、赈灾扶贫。至于以“原创动画”四个字作为卖点更是令人尴尬,请问诸君见过“原创电影”、“原创电视剧”的称谓吗?所有艺术作品本应原创,为什么偏偏到了国产动画领域“原创”二字竟成了金字招牌?难道是因为我们有太多《高铁侠》?
        另外,圈内人士往往与普通观众关注点不同,他们的判断有时并不准确。例如,很多专业人士看完《魁拔》后哭了!?这本来是个喜剧啊?导演也没想叫观众哭吧?其实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是被影片感动得哭了,而是为自己哭了。看着影片如此艰难地诞生而又前途未卜,不禁想到过去、现在乃至未来的自己也许有一天也会同样下场。于是不由得泪洒衣襟。
        制作方完全没有必要在影片完成后请所谓的专家、业内人士点评。因为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一切也都无法更改了。与其请圈内人来互相吹捧真不如请普通受众提意见。当然,借助圈内人所谓的知名度、影响力做宣传无可厚非。
 
······我的评价
        《魁拔》是这个暑假我看的第一个片子,但却是最后一个写完评论的。每每提笔,千言万语、百感交集却又无从谈起。一面被他们的执着、敬业所感动,一边又为他们飞蝇扑火般的壮烈牺牲感到惋惜。可以说,没有《魁拔》的抛砖引玉就没有这个暑假档国产动画所引起的热议。之后乃至更遥远的国产动画电影都应该感谢《魁拔》为我们提供的前车之鉴。《魁拔》的得失完全可以写一本教科书或开一门动画专业课在业内广泛流传。在此我只想谈自己感受最深的两点。
 
(1)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
        剧作结构有问题也好,太过日式也好,营销策略不成熟也好,这一切其实只是个表面现象。隐藏在它们后面的是创作者急于求成(或者说不得不急于求成)的囧况。
        2009年,《魁拔》还叫《灵山王》。如果在网络搜索中输入“灵山王”这个名字,还能看到发布于2009年的一些片花,片花的结尾处都会有字幕提醒观众,这将是包含156集电视系列动画片(22分钟一集)、5部电影的大型动画项目。从电视版的《灵山王》到电影版的《魁拔》,更多的是商业上的无奈选择。
预算造价高达每分钟八万元的《灵山王》在预售过程中电视台只愿意开出每分钟百元的收购价,而这个价格已经算是业内高价。电视台的收购价格意味着青青树靠卖电视台的版权不可能回收成本。
        向电视台卖片无法收回成本,指望国家补助也不现实。根据国家对于动漫产业的扶持政策规定,年生产数千分钟的动画企业,其作品在省级或者国家级电视台播出后,才能拿到每分钟1000到2000元的补助。以《灵山王》的制作水平,青青树不可能达到年生产几千分钟的标准,而即使拿到了每分钟一两千元的补助,对于八万元的成本而言也是杯水车薪。
        此时《灵山王》的制作已经全面启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三权衡之下,青青树决定从毫无回收希望的电视市场转战或有一线生机的电影市场,将《灵山王》更名为《魁拔》,将原电视版故事全部放弃、从头再来。
        从电视转向电影,《魁拔》的制作成本也大大提升,每分钟八万已经远远不够,实际上整部《魁拔之十万火急》的投资达到了3500万。青青树作为一个民营的动画公司,一无政府资源,二无海外背景,融资模式只有一个——自筹。3500万的投资中,有青青树多年来的家底,有银行贷款,也有导演王川和制片人武寒青夫妇的积蓄——为了筹措《魁拔之十万火急》的投资,王川和武寒青卖掉了房子,至今还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其中清华启迪创投的约1000万元用于早期开发;2010年徐小平的2000多万元投资主要用于《魁拔》的海外发行,这远超出天使投资的通常额度。这个过程中,不是没有风投找上门来,但是这些钱青青树没敢要——“风投的目的就是博取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让他们参与进来,有些事情可能就会变得无法控制。”
        面对如今《魁拔》不尽如人意的票房,青青树的员工坦言,电影启动之时,他们已经意识到了风险,但“电影至少还有一些希望,电视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可言。”
        在电影学院的内部放映会上,导演王川坦言:“我们也想按照成熟的国际惯例与制作流程走——先有畅销漫画,再将其改编为电视系列动画片,最后才是影院版长片。市场反应好的话就继续改编为真人电影长片。但是在中国目前根本无法从漫画与电视收回成本,也不可能打开知名度从而累积观众群。因此我们只能直接跨到影院动画长片阶段。”对于一个从未做过动画长片的公司与导演来讲,这实在是痴人说梦。但是他们竟然计划连续推出影院长片五部曲!一部能否赚钱都前途未卜,何来得五部曲?《指环王》那么经典的文学作品不过才拍了三部曲而已,一部毫无市场基础的中国魔幻热血小说凭什么可以做五部曲?于是就出现了现在如此庞大的世界观与戛然而止的影片结尾。
        其实我们认真回忆一下《魁拔》的剧情就不难发现,近90分钟的容量里感觉也就不超过10场大戏,这明显不符合电影的叙事要求。很多戏完全可以精简,但是为什么会被拉得那么长呢?就是因为它脱胎于电视系列动画片。我们都知道,电视剧是做加法的(为了拖延播出时间使劲拉长戏份),而电影是做减法的(尽可能言简意赅)。导演承认在制作了几集电视片后突然发现影片质量完全可以媲美影院长片,于是就在现有电视片基础上开始制作长片。换句话说,一部90分钟长片可以容纳4集22分钟的电视片,那么五部曲则可以容纳20集左右的电视片。这等于还是一个系列片的概念啊,只不过以大型OVA形式推出罢了。
我不否认《魁拔》的制作精良,也不否认做出这样的决定更多的是迫于无奈,但是步子迈得太大确实容易扯着蛋。
 
(2)仁至义尽的院线方
        先让我们来看看今年6月中旬,百度“魁拔吧”一位网名“永华小梁子”关于《魁拔》上院线的分析。
  自称是“某家一线大城市星级电影院的值班经理”的“永华小梁子”参与过电影院每日的排片表制定,他根据排片经验和惯例指出,影院给《魁拔》的排片量可能是每天2至3场,时段基本局限在9点至14点之间,18点至22点的黄金时段是想都别想。(笔者验证北京影院一般是每天4场左右,日场)
  之所以如此悲观,“永华小梁子”提出几点原因。第一,片子非院线投拍,与院线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第二,片子题材小众化,非观影主流,目标观众群局限太大;第三,片子分量不足,影院方面只有对美国好莱坞动画大片或像“喜羊羊”那种极热门的影片才做到每天从早到晚给足排片;第四,片子非3D,目前3D片比2D普通影片更有市场,因为高票价会带来相对高的回报率;第五,影片欠缺充分有效的市场推广。
  “永华小梁子”以去年暑假的国产动画电影《世博总动员》为例,“我们这里只放映了3天就下线了。之前听说有领导专程向各院线打了招呼要多多支持,但是没用,影院只看市场反馈。”
  难道除了“喜羊羊”,其他国产动画电影就跳不出“排片场次少+非黄金时段”的排片噩梦了吗?对此,“永华小梁子”给出了两个解决办法:一个是电影市场的普遍规则——能够做到连续3天(非周末)所放映的场次每场上座率达到70%以上,周末能够达到80%以上,就能酌情增加场次;反之,“如果首周放映周期内的上座率达不到30%,第二周就会减场甚至直接下线”。另一个涉及所谓的行业潜规则——提高给影院的分成比例,“现行的国产片分成规则普遍是四六分账,即一部影片的总票房除去应缴国家税收及上缴给国家电影发展专项资金管委会的5%以外,剩下的55%左右由影院方获得,40%左右归片方所有。因此,如果片方私下愿意将分成比例提高到三七甚至二八,影院方面也有可能酌情加场。”但“永华小梁子”紧接着补充说,“这种(提高分成比例)情况一般只会发生在没名气的小成本片子身上,大制作大片是不屑于跟影院讲价的。”
  随着《魁拔》的上映,“永华小梁子”的话一一被证实。片子进影院之难反映出什么问题?关键也许并不在于争论国产动画电影质量如何,而是“国产动画缺的不是作品而是产品,缺的不是艺术家而是产业家。”
这些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对于当事人来说确实骑虎难下与“只缘身在此山中”的魔咒。太过孤注一掷、太过急于求成、太过把动画艺术凌驾于市场规律之上的结果就是豪赌一把然后倾家荡产。
        《动漫周刊》总编钟路明说:“《魁拔》这片子不知怎说好。青青树武寒青夫妇对这个题材太有‘爱’了,‘陷’进去了,‘拔’不出来了。我去年曾经请她改名字,这么深奥,这么拗口,给大人讲这片名还要解释半天,何况对着中小学生。当年音乐人张全复签了一个歌手,条件都很好,名字不行,叫林方。我说——全复你既然请我当军师,那你一定要全盘听我的,改名字,改一个好的艺名。张全复同意了,后来这个歌手扬名神州,叫林依轮。武总不愿改,我理解,中国的动漫人大多是艺术型或学术型或技术型的,没几个是营销、市场、管理出身的,对自己的创意与作品,超溺爱,结果都‘拔’不出来了。”
        相对以往对待国产动画的排片,今年暑假的院线已经表现出仁至义尽的宽容。面对“国产动画”这四个极具杀伤力的字,还能给安排每天四场档期,真是够意思了。再说既然我们把动画片主要受众定位于小朋友,那么不排夜场也无可厚非,难道非叫家长晚上10点带着孩子来看动画片才算支持动画吗?更何况上映一周后一些院线也开始试探性地安排一些晚场(但还是以日场为主)。国产动画刚刚起步,我们也应该给影院一个适应的过程。毕竟人家是做买卖而不是艺术基金会。
        位于北京三里屯的美嘉欢乐影城是少数几家愿意出让一点利润来支持《魁拔》的影院,因为《魁拔》的首映式就安排在这里,所以这家影院也是与《魁拔》沟通的最顺畅的影院之一。美嘉欢乐影城的市场总监曾艳坦言,他们旗下的两家影院坚持在两周内为《魁拔》安排了90多场放映场次,票房累计15万元,如果改为放映同档期的一些卖座片,影院可能会因此多出一两万元的收入,但是他们愿意把这部分少收入的票房视作是市场营销的费用,“每个影院的定位不同,有些影院可能是追逐票房的最大化,而我们在选片时不会过于商业,我们希望观众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电影,能体现我们影院对选片的态度。”但曾艳也承认,在《变形金刚3》上映后,他们对《魁拔》的放映也告一段落,“现在我们90%的场次安排的都是《变形金刚3》,在这种情况下再给《魁拔》安排场次,我们的损失就不是一两万元了,也不是我们所能负担的了。”
        北京其欣然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梅认为:“说实在话,我们的院线还是足够给力的了,实在是动画人本身还缺乏沟通的实力和能力
。一部动画片作品的品质是一方面,出品方的宣发能力是另一方面,各占50%,少了那个环节都不可能成功。宣发工作从动画电影策划的那一天就同步开始了,那能像现在这样临时抱佛脚。”
 
 
······《魁拔》未来时
        2011年8月3日,《魁拔》官方微薄宣布:“北京天宝国际影城已经与《魁拔》片方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在整个暑期持续放映《魁拔》。这种放映模式在国际上一般被称为单馆点映,通过影院对一部电影的长期放映达到票房目标,而不是常规的大规模全国铺开。此方式是海外动画电影尤其是日本动画常用的一种发行方式,但在国内尚属首次。”
        几天后,又宣布“青青树已与奇艺网、搜狐视频、百视通、优酷、乐视、新浪视频六大平台达成官方合作,8月15日起,《魁拔之十万火急》网络版正式上线!附送十二妖片段”。
        青青树透露,《魁拔》至少有300万欧元的海外授权订单作为保底,加之日本版上映,回本应该不是问题。《魁拔》的图书、音像制品销售也已经全面展开。同时《魁拔2》开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