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椅子

鹈鹕有个好像漏斗一样的大嘴,吃鱼的时候就用这个大勺在水里捞,捞到的鱼暂时放在“漏斗”里,把水挤出去,再吃鱼。鹈鹕的这个大嘴成了形式象征,远远看去,半只大鸟就是一个嘴,丹麦设计师芬.祖尔(Finn Juhl, 1912-1989) 就用这个鹈鹕嘴做动机,设计了一张两个手柄都像鹈鹕嘴的扶手椅,枫木架子,真皮沙发,形式上很显眼,加上这把椅子低矮,坐起来非常舒服,一下子就成了经典。现在就是用纺织品做面料的都卖到5000美元一把,皮面的要8000美元,去年我在设计拍卖会上看拍出的一把1960年代做的,叫价是5万美元。据说1940年产的那批真皮原作,则是收藏级别的作品,价格在几十万美元以上了。

祖尔是个多元人才,出身建筑设计,也设计室内和家具。1940年代奠定了“丹麦设计”(Danish design)的基础,他也是第一个把丹麦设计介绍入美国的设计师,因此,说他的设计是经典一点不为过。

祖尔做设计,和家庭有点关系,他父亲是在丹麦代理英国、苏格兰、瑞士的纺织品批发商,家庭比较富裕,他得以经常在哥本哈根看艺术博物馆,在图书馆看书,之后考上丹麦皇家美术学院的建筑系,导师是著名建筑家菲斯科(Kay Fisker),1934年毕业,之后在建筑事务所做过设计工作,参加过好多项目,特别是室内设计项目,他参与设计了丹麦电台的室内,获得普遍好评。1945年自己开业在哥本哈根的新港(Nyhavn)做设计,专攻室内、家具。他的最早一批经典家具都出自这个时期。那时候他和一个家具木匠沃德尔(Niels Vodder)合作,一个设计一个制作,佳作连连。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这把1940年的“鹈鹕椅子”。当时评论界并不欢迎他的这个设计,有评论家说这把椅子让人想起一头疲倦的海象( “tired walrus”),是一个“糟糕的设计”。虽然如此,这把椅子却在国外广受喜爱,销售也非常好。

看设计史的时候,看到“鹈鹕椅子”1940年代在丹麦的情况,都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这把椅子在欧洲、在美国极为受市场拥戴,而在丹麦,却遭到普遍的冷遇,除了上面提到的评论界之外,设计界也不热衷。丹麦有好几个世界级别的家具设计大师,比如摩根森(Borge Mogensen)、汉斯.华格纳(Hans Wegner),他们的设计其实也非常极端,他们都围绕在丹麦皇家美术学院家具系的系主任卡尔.克林特( Kaare Klint)周围,却疏远祖尔。

1948年,芝加哥的“商人市场”(Merchandise Mart)这个世界最大的家具、产品批发中心的工业设计部主任埃德加.考夫曼(Edgar Kaufmann,Jr.) 来北欧选择产品,本来是计划在芝加哥举办一个展览的,却没有找到感觉,反而被祖尔的“鹈鹕椅子”感动了,回美国之后,在《室内》杂志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加上图片介绍,1950年,祖尔被邀请到美国参加芝加哥的“优秀设计”展(the Good Design Exhibition ),展出了他设计的24件家具,也包括了“鹈鹕椅子”,被美国人称赞为手工艺和现代批量化生产最佳的结合范例。

1950年代在米兰举办的“米兰三年展”,祖尔一次获得5枚金牌,这一下声明大振,成为国际知名的设计家。

祖尔出名的家具除了“鹈鹕椅子”之外,还有“韦斯特曼壁炉椅子”(Westermann's fireside chair, 1946),“埃及椅子”(Egyptian chair, 1949),“酋长椅子”(Chieftain chair, 1949),“日本椅子”( Japan chair, 1953),布瓦纳椅子( Bwana chair,1962)。这些椅子都是收藏级的,如果偶然看旧货市场有出售,可千万不要放过“检漏”。

本文转载自王老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abb490102dvd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