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建筑大师_贝聿铭和他的乡土之作_苏州博物馆

贝聿铭先生曾将苏州称为建筑的圣地,这位现代主义大师将自己最后一件作品献给了心目中的圣地。从某种程度而言,苏州博物馆本身是在现代的空间当中呈现苏州的本身的同时诠释古典的东方园林精神。

标志的方寸间亦可体现园林的精髓

苏州博物馆的大门,贝老说:“大门的处理很重要,要有气派,又要有邀人入内的感觉,我记忆中的许多所谓深宅大院,包括我儿时玩耍的狮子林,大多是高墙相围。而博物馆是公共建筑,我想在这里用一些新的设计手法,让博物馆更开放一点,更吸引人。”

的变化也许是苏州博物馆最为精彩的部分,先生并无参考中国传统的廊的设计,而是将廊与水直接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更为宽阔的空间。

与建筑构成的几何图形在现代与传统之间,我们陡然间发现即便是在拙政园亦有现代感的几何视角。这也许是建筑本身的共融之处,诚然,拙政园的桥本身的几何形态是多重的。水是苏州园林的魂魄。对水的处理,水与建筑构成的画面成为苏州园林的最为精彩的部分。对细节的处理并不妨碍贝聿铭先生对苏州园林的理解。对水的处理,或有细节的现代表现,但是从总体的画面感而言,我们依旧能找到苏州园林的魂魄。贝聿铭先生以竹为背景,构建了一个水中休憩的亭子。

亭在苏州园林中有这不同的理解,他们大多在不同的地势上进行展现,抑或临假山之崖,抑或静谧水中,虽形态不一,但却演绎了中国园林亭的韵味。假山的石头为了表现其层次感专门从山东“请”来,让师傅一片一片切开,用石片来仿宋朝的画,即使是这样贝老还觉得假山的样子仍然没有呈现出他想要的那种层次感,被他成为了这个设计中的一点点遗憾。从中我们不难看出一位大师对于自己作品的要求。选树的过程中,90贝老亲力亲为,到山上亲自选定。

苏州博物馆则和苏州园林一样是小巧精致型的,站在灰色和白色的墙外并看不到苏州博物馆的全貌,进去以后视线突然亮起
来,整个博物馆不大,但是亭台、屏风、 曲折的回廊、掩映的花木、池塘, 苏州园林该有的特点它都包含了。贝老充分运
用了苏州园林里面的“框景”和“移步换景”的手法,让我们不论是走在外面的曲折 回廊中,还是从里面透过窗子看外面,
满眼都是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