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逊的厨房

英国设计师加斯帕.莫里逊

          现在的用品,受电脑设计的影响很大。主要原因我看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电子零件微型化,使得设计上无需在遵循“形式追随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这原则了,因为零件超小,因而形式有很大的可塑空间。比如手机,现在可以说你想做什么样子的都可以,无需像一个电话形状了。

苹果电脑的设计,在最近这十几年一直是引导着潮流,苹果的半透明彩色系列已经流行了好长时间,最近一段时间,又回到简洁得无以复加的乳白色、金属色的设计,产品全部归纳入简单的模数单位网格里,也非常酷,好多青年人喜欢。因而其他的产品或多或少都受这个风气的影响。

设计师加斯帕.莫里逊( Jasper Morrison,1959-)最近设计了一套现代厨房套装,叫做Jasper Morrison Brunch Set,所谓Brunch,就是早餐和中餐结合的那个餐。我们现在一代白领新贵,起不了那么早吃早餐,也无需早上六点钟起来煮咖啡烤面包的,他们懒洋洋的在10起床,10:30吃所谓的早餐,11:00出门上班,那顿饭是breakfast 之后,但是又在lunch 之前,不上不下,就叫做bruch,十分流行。 他的这套设计,包括了电动咖啡壶、炕面包小电炉、吃早餐的塑料盘子和调羹、还有记时的表,反正是西方人早餐要用的全套设备,就是用这种方式设计出来的,2004年由Rowenda公司推出,很受白领阶层的喜爱,一下子就流行开来了。

厨房套件的设计原则,在20世纪内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原来厨房是佣人做事的地方,因而厨房的用具设计是尽量不让客厅、餐厅里面的人看到的,东西弄好之后,倒在漂亮的瓷器器皿上端上来。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不到绝大部分的家庭都是自己做饭,佣人不多见,而且厨房用具也有更强烈的炫耀、展示的功能。让人感觉生活方式现代化是从厨房开始的,你总不能够让人进门先到你摆满了电脑设备的书房去看你的现代化品位吧?厨房是最亲和、最不动声色的开端,所以,厨房用品的设计,也就加入了更多的智慧,融入了更多的创意。把高科技流行感觉、把波普文化感觉,和真正的科技含量、环保理念打造在一起,厨房真是一个可以炫耀你的现代立场的好场所。

Rowenta是德国厨具公司,莫里逊的这套设计,一方面兼顾了德国设计的理性化特征,符合系统设计的原则,所有用具都在一个统一的模式单位内,因而摆放起来很正确划一,加上色彩好像电脑一样,使得那些睡眼惺忪的白领们比较早就进入到现代工作的氛围中。但是莫里逊还是给他们brunch 留下了余地:这些产品的转角还是圆润过度的,不是办公室那种硬朗的直角直线,在理性化的空间里,留下了少许温馨的提示,分寸把握得很好。

这套厨房套装出来之后,在德国、在英国和其他的西欧国家很受欢迎,销售很不错,我自己就曾经在两个欧洲设计师的家里看到他们用这套东西,厨房干干净净的,这套产品刚好营造了这种高科技、低调技术暴露性的特点,和苹果电脑那些几乎没有按键显示的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怪不得那么受这些人的欢迎。

 

莫里逊有个设计理论,叫做“超级一般”,super normal。我最近看见有人采访他,他是这样解释这个概念的:

问题:什么是”super normal”,怎样的东西才称得上”super normal”呢?

莫里逊回答:super normal是那种符合生活本质标准的东西,这一种品质不受限于外在形式,而是关系到人们怎样在使用过程中对它们的感知。

莫里逊用这个术语来表达他对“设计应该是怎样”的看法,言辞之中,流露出对现状设计的不满,原因是认为当前的设计普遍偏离了它的原本,淡忘了设计师的基本职责——那就是要设计好人们生活在其中的环境,努力不断改进这个环境,使得更加舒适、更加方便。而现在的设计师关心的是要吸引人们的眼球,而不是传统的易用好用的原则。此设计陷入了“为了设计而设计”,了更新换代而更新换代,为形式而形式,商家总是不停的给一个本质相同的产品更换不同的外衣而不断上市。设计师怕人们用normal平常来形容他们的设计,认为平常等同于无味,normal等同于boring,他要通过自己设计来纠正这个错误的方向,这个概念是非常正确的。

莫里逊是英国设计师,1959年生于伦敦,在伦敦的金斯顿理工学院、皇家艺术学院学习产品设计,1985年曾经去德国的柏林艺术大学(the Berlin University of the Arts, 原来叫做the Hochschule der Kunste, HdK)深造,之后就自己开设产品设计事务所,做设计了。他主要是设计家具的,这套厨房套装真是为他赢得很高的声誉,估计以后他的设计面会广得多的。2006-2007年,他先后在伦敦和米兰举办了《Super Normal》设计展,获得好评。

本文作者:王受之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