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书架索扎斯

意大利设计家艾托尔.索扎斯(Ettore Sottsass)

         有人说,如果你喜欢色彩鲜艳,又不喜欢中规中矩的家具,那就用索扎斯的设计吧,此话真是不假,看看他设计的卡尔顿书架(Carlton bookcase),就是这样的一个作品。1980年代是后现代主义流行的鼎盛时期,建筑设计、产品设计、平面设计都出现了强烈的色彩,出现了丰富的装饰,并且出现了对传统的戏诩,或者用我们的话说:对传统“恶搞”,那个时期的作品具有很强烈的“恶搞”情结,而索扎斯则是其中最厉害的一个。

要对后现代主义给予一个很确定的定义域是非常困难的,与其说是一种风格,更应该说是一种对现代主义设计单一、刻板的反对思潮。年轻设计师挣脱现代主义几十年的统治,力图在色彩上做到丰富多彩,在设计形式上也多元化、个人化,但是应该如何设计,则人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比较肤浅的玩弄形式色彩,也有人有更深层的目的性。很难一言以蔽之。

意大利设计家艾托尔.索扎斯(Ettore Sottsass)的“卡尔顿书架”是1981年设计的,是个比较复杂的作品。表面看来戏诩、调侃、恶搞都有,但是如果多了解一下,他这个人不那么简单,那么表面,当时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的现代设计作品全部是现代主义风格的,密斯.凡德洛、马谢.布鲁尔、勒.柯布西埃、阿尔瓦.阿尔托、查尔斯、伊姆斯、查理.别尔托亚,他看到这种情况心里有疙瘩:为什么只有现代主义的作品才能够进博物馆呢?一点色彩度没有,因此设计了很古怪的家具,加上非常艳丽的色彩,作品出来的时候大家说这个人有病,他的这个荒诞不经的设计就是卡尔顿书架。结果这个书架把现代主义设计的传统给颠覆了,后现代主义在产品设计中、家具设计中大行其道,因而看这个书架,就不仅仅是个书架那么简单,而是现代设计过程中的一个转折点、一个里程碑了。

索扎斯设计的卡尔顿书架是后现代风格家具的代表作

索扎斯设计的另一款墙上书架

卡尔顿书架是和1980年代意大利的“孟菲斯集团”(Memphis Group)联系在一起的,现代设计发展几十年以来,还是在遵循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的“形式追随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这条功能主义的方向在发展,并没有考虑装饰和色彩的多元性。索扎斯这个书架的潜台词就是“为什么一定要功能呢?”他用廉价的工业材料装饰板贴面,设计了好些一个玩偶一样的书架,大红大绿鲜艳无比,吸收了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的通俗文化,创造了一种廉价商业感,用恶搞挑战严肃的现代设计。而这个书架出来就是针对高端收藏界的,并没有考虑批量生产,这种做法居然成功了,现在连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也收藏了这个书架,索扎斯终于颠覆了现代主义设计的城堡。

艾托尔.索扎斯是意大利最炫目的后现代主义设计家,我曾经因为工作关系认识,最近看他的作品拍卖,价格扶摇直上,联想起和他当年的见面,很有些感触。

1988年,我刚刚开始在帕萨迪纳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教书一年,那时是日本经济最膨胀的期间,日本企业在美国大规模扩展,索尼买下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日本资本买下了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感觉好像进入一个日本时代一样。我们学院是美国汽车设计的主要院校,汽车设计系日本学生多,并且好多是日本汽车厂来的代培生,本人都是汽车设计师,学院和日本汽车集团关系非常密切,丰田汽车捐了一笔很大的基金给学院,学院就用这个基金的利息来邀请全世界杰出的设计家、理论家、艺术家来演讲,这个论坛叫做“丰田讲坛”,我到学院之后,因为我是教设计史和设计理论的,比较了解情况,理论系让我参与负责请人演讲的工作,我最早提出邀请的是两位,一位是德国布劳恩公司的迪特.兰姆斯( Dieter Rams),另外一位是意大利孟菲斯设计集团的领袖人物艾托尔.索扎斯( Ettore Sottsass)。兰姆斯是1990年来学院的,他不但来讲学,并且还在学院举办了设计回顾展,他是欧洲当代设计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但是当年正在兴起后现代主义,他的纯粹现代设计没有引起多大的兴奋,这是我最感到遗憾的地方,和他吃午餐的时候,我们谈到美国人过于追逐潮流,都有些伤感;而索扎斯则是后现代主义最重要的产品设计家,在舆论界、时尚界红得发紫,1989年秋天来学院,人还没有到,记者已经来了一群,我们吃午饭,记者在餐厅外面等着,两个大师当时的际遇对比,给我很深的印象。

之后十多年,大概在2000年,学院的展览厅举办了一个“意大利家具展”,把意大利激进设计的作品基本全数收入展出,那是我见到最多索扎斯原作的展览,“卡尔顿书架”就屹立在正中央。

索扎斯是意大利激进设计运动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意大利的激进设计运动是在1960年代开始出现的,当时战后出生的青少年代成为非常重要的消费群,而知识分子当中对于那种单纯考虑为上层服务的设计也感到不满和仇恨,因而,各种新的、具有反叛动机的激进设计运动在意大利蓬勃开展,成为当时世界上非常具有时代特点的设计浪潮。有各种反潮流的设计,被笼统称为“反设计”(anti-design),所谓“反设计”,主要是反对指在美国发展起来、影响世界的现代主义设计风格。

意大利激进设计运动当仁不让的领袖人物是艾托·索扎斯。他从1958年以来,一直是奥利维蒂公司设计部的负责人,主持公司的产品设计,主要是打字机和电脑的设计工作。索扎斯在50年代中期,已经开始把一些非标准国际主义的设计动机引入自己的设计中去,比如他设计的瓦兰丁型打字机(Valentine)和为办公室秘书们设计的黄色的椅子,都明显地有非主流化的设计倾向,但是,他主要的反潮流设计还是在他自己的、与奥利维蒂公司无关的一些产品设计项目上,比如陶瓷、家具等。他的探索到了60年代恰恰与当时的社会大气氛吻合,因而引发了激进的、反潮流的设计运动。

索扎斯1969年为意大利奥利维蒂公司设计的便携式打字机,已经成为现代产品设计的经典
960年代可以说是索扎斯最旺盛的设计时期,他的设计动机的产生主要是受到两个方面的影响而产生的:第一个是美国的大众文化,或者称为波普文化;第二个则是印度宗教的神秘主义内容和原始文化。他对于设计的每个对象都从这两个方面赋予定义,因此产生出非常特殊的效果。对于他来说,这两个因素的采用都是一种象征性符号,他认为围绕他的所有的产品,都是对自我解放的援助(aids to liberation)。所谓的解放,是指通过这些产品的再设计,可以找寻出通往个人自由发展的道路。从意识形态背景来看,索扎斯反对的是国际主义设计标准化导致的非个人倾向,他寻求的是自我的、个人的、表现的、精神的设计道路,而反对的是工业化的、集体的、标准化的、物质主义的设计主流。因此,称他的设计为反设计是很恰当的。
 
本文转载自王受之老师博客 http://blog.sina.com.cn/wangshouz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