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教父奥格威的视频演讲

“不要设计那些你甚至不愿你的家人看到的广告。”

“广告业需要注入大量的天才。而天才极有可能在不循规蹈矩者、特立独行者与反叛不羁者中产生。”

“最重要的决定是如何定位你的产品。”

“我们认为,每一个品牌都是一个产品,但不是所有的产品都是品牌。”

“除非你的广告建立在伟大的创意之上,否则它就像夜航的船,不为人所注意。”

“我欣赏那些亲切待人的彬彬有礼之士。”

“如果你发现一个比你优秀的人——雇请他。与他重金,如果需要,甚至可以超过你自己的薪酬。”

“顾客不是白痴,她是你的妻子。”

“鼓励创新。变革是我们的生命源泉;停滞是为我们鸣响的丧钟。”

出身英国的大卫·奥格威(David Ogilvy,1911-1999),是现代广告业的大师级传奇人物,他一手创立了奥美广告公司,确立了奥美这个品牌,启蒙了对消费者研究的运用,同时创造出一种崭新的广告文化。

奥格威早年做过厨师、炊具推销员,后移居美国,跟随乔治·盖洛普博士做调查工作。二战期间先后在英国安全协调处和英国驻美大使馆任职。后在宾夕法尼亚州做农夫。

Read More

优秀的设计网站及博客汇总

   Thinkfarm    yeson fashion       吴文兵    漢字変換道具       Design Is History     LogoChief     何见平         AisleOne     巩辰          ONTS2U             CreativeRoots      佐维        goodlogo        悦目堂      Before & After        杨加禄       JongeMeesters     杨中力     Behance     朱小海   
Read More

国学大师陈寅恪

万里独步成绝学,世间再无陈寅恪。陈寅恪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座耸入云端的高峰,被誉为近现代最博学的人。 1919年,吴宓在哈佛刚刚认识陈寅恪时,就宣称:“吾必以寅恪为全中国最博学之人。”日本史学权威白鸟库吉亦称陈寅恪为中国最博学的人。

1938年白鸟库吉研究中亚史遇到疑难问题,向德、奥知名学者求助,未能解决,柏林大学乃推荐陈寅恪。他向寅恪请教后,才得到满意解答。前苏联考古学家发掘一突厥文碑石,无人能辨识,请教寅恪后,终于得到准确破译。 陈寅恪生于1890年,祖籍江西修水人,生于湖南长沙。出身名门望族,其祖父陈宝箴,官至湖南巡抚。其父陈三立,号散原,是晚清著名的四公子之一,著名诗人。其长兄是著名画家陈衡恪(师曾)。陈寅恪夫人唐筲,也出于名门,是台湾巡抚唐景崧的孙女。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宣告了祖父和父亲政治生命的结束。陈寅恪十岁不到,就目睹了一代世家如梦般消失。他到晚年还有诗写道:“家国旧情迷纸上,兴亡遗恨照灯前”。衰败之痛和兴亡之叹,是陈寅恪心中的永远的忧伤。 陈寅恪是一位怪才,他游学西方二十三年,“奔走东西洋数万里”,足迹所至有日本、德国、美国、法国、瑞士等国,先后就读于德国柏林大学、瑞士苏黎士大学、法国巴黎高等政治学校、美国哈佛大学等著名学府,但未曾获得一个学位。因为文凭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张废纸而已。 在留学期间,陈寅恪学习并掌握了蒙、藏、满、日、梵、英、法、德和巴利、波斯、突厥、西夏、拉丁、希腊等十几种语言,尤以梵文和巴利文特精。文字是研究史学的工具,陈寅恪国学基础深厚,又大量吸取西方文化,故其见解,多为国内外学人所推重,学问深不可测,独步成绝学,在二十世纪中国学术史上空前绝后。 1925年起,陈寅恪与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一道成为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当时的清华

Read More

怀念季老

  晚上再次看了一遍关于季老的视频。眼泪一次一次的往下掉,想先生了。十月底去北京31号下午去了八宝山想看看先生,却没找到先生的墓,实为遗憾。然而,就在这一天,科学泰斗钱学森先生驾鹤西去。顿时悲从中来。2009年是怎样的一年啊??为何大师一个接一个的走??开始讨厌这一年!希望2009年早点过去!

记得第一次认识季老是高二的时候,语文课本后面的一篇白岩松的文章《人格是最高的学位》里提到的。讲北大一年开学,一位新生背着大包小包去报道,行李太多,见对面来了一位大爷,便叫大爷帮自己看一下行李,自己轻装去报道。一个小时后回来谢过大爷。第二天开学典礼上看见昨天帮自己看行李的老大爷居然是台上坐着的北大副校长季先生。看了这个故事之后我的心为之颤动。之后我便去网上查有关季先生的资料,然后买先生的书,从此与先生节下了不解之缘。读先生的文章给你的感觉永远是那样的朴实、真挚、淡雅又充满睿智。先生的言行不管是在人格还是在治学上都对我有巨大的影响。他教导我要做事实,不讲空话;为人要真,要忍;要做好事,不做坏事;人要做到“爱国、孝亲、尊师、重友”八个字才算完满;告诉我满招损,谦受益;治学要有学术道德……先生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他教导我要勇往直前,先生的一生是我们读不完的一生,就像本大厚书,我们永远读不完的书,弥读弥新的书。今年的7月11号正值暑假我在找工作回来的公交上,先是孙睿发来信息说季先生于早上九点医治无效逝世,接着是朱娟娟、张琨和宋瑞娜相继发来。见信息后感觉天塔了,顿时眼前一片昏暗。终抑制不住在公交上大哭起来。先生的离去对学术界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是二十世纪硕果仅存的几位学者之一。先生提出“和谐”概念,提出和谐的三个阶段: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社会)的和谐;人内心的和谐(个人和谐)。我想先生就是这和谐的完美体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