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民艾未未

艾未未是中国进行改革开放以后最早期的前卫艺术家。他在1978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在1981年成为当时中国留美学生中较早期的一人,但他却没有从PARSONS SCHOOL OF DESIGN毕业,改为以非法居民身份在纽约流浪,时而在街头抓拍,时而参与当地的示威抗议游行运动。

1993年,艾未未因为看望生病的父亲而放弃美国居民身份回国,其后他开始协助成立北京东村,并在此凝聚了为数不少的前卫艺术家。艾未未历来的作品当中少有缺乏争议声的,早期的摄影试过对天安门高举中指;《十二生肖》青铜兽首公共雕塑 被指抄袭;2008年作为京奥场馆「鸟巢」的设计顾问,最终与当局的合作却不愉快告终;2009年他在慕尼黑艺术馆的一面墙上用不同颜色的小学生书包组成十五个巨大的中文字「她在这个世界上开心地生活了七年」,借此纪念于汶川地震中死去的儿童;另「草泥马」与「一虎八奶图」相片系列(按:相片系列本身没有取名,这是网上流传的名字)则被网民具体解读为具有政治隐喻。艾未未的作品几乎从不放弃介入自己所身处的社会政局环境,令他的名字在内地媒体里经常受到忽视或者遭受抨击,但相反在国外尤其是西方国家却赢得了相当的赞誉。2010年他在伦敦TATE MODERN展出了可能是历来最成功的作品《葵花籽》,在TURBINE HALL达1,000平方米的地板上铺满来自景德镇的140吨陶瓷制葵花籽,作品同时探讨了现时的「中国制造」现象,以及批判过去在文革年代个人自由总是受制于集体意识型态的状况。

 

在你的眼中,中国当代艺术正处于一个怎样的状态?

中国当代艺术跟中国的足球很像。(足球?)中国当代艺术的确与中国足球有相似之处。实际上中国足球面临着一个没有冲出亚洲的问题,当代艺术作为当代文化的一部份,是吧?是一个非常主流世界的一个名词,那么它表现了人类在经历过古代传统对于世界的认知之后,也是在感知、在美术、在伦理学和哲学里的一次自我提升。因为当代艺术里面最主要的一个思潮就是重新定义,那么重新定义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怀疑和颠覆。如果在美术的这个问题上,中国是一败涂地,因为在完成让传统价值崩溃之后,它没有任何新的建设。如果一个国家到今日仍然在提倡学习雷锋嘛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真是一穷二白,什么也没有。那么这是很恐怖的,因为每天都有新的生命出现,每天都有年青人渴望着知识,他们每天都会遇到复杂的事情和问题,他们将来会面临着巨大的竞争,而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知识是受到限制的,他的情感是受到这种压抑的,他们并不能够满足于这么大的国家的高速发展。那么在这样一个前提下,这个社会没有提供与美术与伦理学有关,或者与哲学有关的任何思考,这个空白就是几十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承担得起这样一个灾难。这是对民族最大的灾难,这个灾难是没有人可以承担得起的,但却是正在发生的一个现实。所以回到中国的艺术,它就是这么一个现状的产品,是严格地限制个人的。我们说中国没有自由──个人自由是这个时代的概念──中国是有自由的;但是在精神的层面,在想像力、在挑战权威、在挑战一个已有的、稳固的系统的层面上,是不容许碰触的,在其他方面你想干什么都可以。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极性的社会。而能做的事还是很多的,首先我一直是把我个人的行动、思考,或者是生存的基本的这种内容,和我关心的周边发生的事情,还有社会联系在一起,我没有试图去分开这些,没有作这样一个分离。尽管我现在正处于一个看上去很不尽人意的状态,但是它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它帮助我涉足另外一个领域,这个领域通常人们并不可能接触,它帮助我了解个人与社会和国家的关系,帮助我去了解一个人要真正得到发展,他的可能性和他的自由度(应在什么位置)。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在这个问题上,我所遇到的都是该遇到的,我也没有太多幻想,这个生活就是这样。可能我们是在中国人几千年中最好的状态,因为我们有了互联网,我们有了这个全球化,我们作为政治上希望拒绝的某些价值已经深入人心,跟我们的现代生活是不可分离的。所以说当我们买一件产品或是享受生活中的一种乐趣的时候,其实这种价值观已经在里面,所以说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被简单地隔离或者删去的东西。老实说我的命运与中国的命运很像,会怎样发展?不只是我的命运说不清楚,中国到底会怎样发展?也是没有任何人清楚。

 

你觉得外国人怎样看中国当代艺术?

最初是猎奇。因为你毕竟是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国家,也是几个古老文明的一支,对吗?东方独特的美术伦理道德,这些方面也足以让西方长期对东方处于一种神秘的、迷惑的或者猎奇的(心态),那么加上一些投资商人,所以也少有风波的。但整体来说,中国当代艺术作为一个理念或者一个体系是毫无建树的,像中国的产品一样,尽管我们说世界上一半的产品都是出自中国,但是谈到高端产品,谈到今天影响我们生活的一百件或者一千件产品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件是由中国来创作、发明和制造的。加工业基本上都属于我们的,但它也只是全球化下的一个分工吧。

 

你认为艺术可需为时代负起什么责任?

在任何时代,它都承担着责任。我们可以看到远古时代的一些壁画,当人们将猎物带回家以后,如果没有狩猎的过程,他们又怎么会将场面画在岩石上?那种记忆是抹不去的,对吧?它代表了人类征服自然和理解自我行为的一种最重要的参考物,也是我们对那个时代的想像和记忆。那么无论是后来的宗教绘画,甚至是不同革命时期出现的作品,甚至是美国的波普艺术,或者后来的现代主义,所有作品都在不同层面上呈现一个社会的精神和文明的程度,或者是它的困惑,或者是它的挣扎。任何一个我们能称之为好的艺术,都承担了某种责任,这种责任都纪录了人类从一个必然世界走向自由世界。这是马克思的理论。

 

你的工作室名叫「FAKE」,你指的是伪装和假冒还是什么

我的工作室的英文是FAKE,FAKE的意思当然是一个虚假的或者是假冒的。曾有朋友笑话过我们说:你可能是中国唯一提供最正宗产品的公司,但却管自己叫作FAKE。因为国内很多公司都是生产FAKE产品的。但背后的原因是我们注册公司的时候,我们取的中文名字「发课」其实是由英文「FXXK」翻译过来的,而「发课」的汉语拼音就是「FAKE」,所以这是多重意义。但这个名字最终也被工商局接受了,他们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发财的发,上课的课,但他们显然不懂英语。

 

人们认为你的作品具有具体的政治含意和隐喻,你可认同?

要具体的谈,我的作品基本上没有直接的政治含意,因为我不认为一个去调查五千个失去孩子的名字,和他们的生日有什么政治的含意(艾未未曾经在2008年底发起收集512汶川地震的遇难学生数据,最后总结出一份共有5,196人的名单,现在名单正挂在艾未未工作室的墙上),我觉得这是对生命的一个最基本的尊重,那么和它相关的作品,我也不认为是称为政治性的作品,那么对吗?我觉得那是一个艺术家的艺术世界,那涉及到我们对生命的一些坚持和尊重,那同时有些作品涉及到言论的表达权和网络上的交流,表达和交流本身是艺术家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所以我没有那个直接的政治企图和政治目的。但是作为个人,我有着无限的政治诉求,因为最少包括一个个人对生存的尊严最基本的理念,这个理念我们通常称之为普世价值。那么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尤其是有表达能力的人:艺术家、作家,或者是说媒体,都应该信奉与坚持这个理念,这样才能够对他人有意义。我每天都在消费,我每天都有吃有喝有住,没有一处是我们生产的,那么我们能生产的就是我们言语的权利,和它的影响力。为那些没有机会表达的,说出对他们有意义的理念,这是一个无法推卸的责任。

 

你怎样看香港这个地方

香港社会是一个让我刮目相看的社会,她有着民主的传统和民主的体制,她是华人社会,她是具有现代性的国际性的一个都市。她有自己的尊严,有自己的意志,然后有她表达的能力,她有大量的年青人的自主性,以及她对基本价值的坚持,我觉得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社会。无论是他们过去所做,或者是在我这一次事情以后的表现,都让我难以置信。在那里,公民可以给出自己价值的判断,甚至发出声音,我认为她仍然是中国可能实现民主的一个非常好的借镜。(对于香港可有任何期望?)我相信香港的存在不只是一个理念支撑了中国,也有可能是中国转型为一个法治、民主、公民社会的一个现实案例,同时她也能够在中国未来的变革或转型中发挥很大的力量。 (因篇幅关系,访问内容未能尽录,

原文请参阅《号外》)via: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