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访谈:艺术重在对人思考方式的提问

来源:艺术issue  采访:陈亚梅

Art Issue:您觉得这么多年来当代艺术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发生过怎样的转变?中西方艺术家在以艺术的方式反映社会问题上又存在着怎样的差异?

艾未未:当代艺术这个概念本身从它最初出现的时候就是对现实的一种反应,它不仅是在形式上区别于之前的传统艺术,更是在美学上的一种区别。当代艺术的美学符合社会和政治的需求,可以看到早期的结构主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等很多艺术流派都与当时意识形态里面的革命是一体的,后来美欧的艺术潮流都是与当时的社会发展有着重要的联系,是社会发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当代艺术最初是外来品,在中国加工(创作),而市场同时又是在国外的特征,决定了中国当代艺术与中国现实的关系是断裂的或者是比较缺乏的,实际上,中国当代艺术并没有进入到当代艺术的思考当中。  其实没有一个东西叫当代艺术,无非是当代人对新的现实所产生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那么这种方式可以被称为当代文学、当代艺术或者其它,那么当它是具有艺术表达力和影响力的时候,往往称它为所谓的“当代艺术”。它本身是一个流动的、没有固定形态的、没有终极所在的东西,那么我在谈它(当代艺术)的时候我谈的是一批人的努力,那么这些人表现的不能够再差了,中国所谓的从事艺术的这批艺术家,基本上是由弱智组成的,他们最初受到了一定的所谓的美学教育,这些美学教育使他们觉得他们的人生中具有某些优势,因为他们本身是从最差的环境中成长的,那么他们就想具有某种傲慢的状态,想能够和现实脱离,进而成为另外一种精英或者文化的一部分,这种想法使他们成为极为下贱的一群,中国的艺术家绝大部分属于这种下贱的一群,只有极少部分的艺术家对当代艺术的原始精神和他的可能性具有参与的份。你不要看每年有成千的学生毕业,中国可能有成千上万的人会说我是做当代艺术的,其实大多数艺术家早都放弃或者根本不知道当代艺术为何物。

一个艺术家的创作所表达的内容和情感的基础是不是属于现实矛盾的一部分,如果是,那么你的艺术语言是不是能够成功的成为表达的一部分,如果是,那么你的表达是不是能够被他人听到,你的表达的有效性在哪里,这几个层面都能做到的时候,我们认为它才是一个成功的有含义的表达,那么在中国这样的人是非常少的。他们要么是被莫名其妙的跟当代文化毫无关系的标准所承认,要么是一种自我野心的放大,要么是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成功所淹没,或者是能够自觉的做出不懈的努力,本身却又不在当代艺术的话语里。因为当代艺术本身是需要摧毁一些东西的,所以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本身还是需要多重能力的。所谓当代文化的精神,本身就是一种怀疑和批判的精神,当代艺术这个名词跟其它名词一样只是一个框子,框子里放着这样那样的东西,放的是什么放的怎么样,我们首先得对其自身的障碍和约束提出质疑。当然,近些年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在逐渐的走向另外一个层面上,逐步的具有了一定的自信和可能性,艺术也在发生变化,随着社会矛盾和言论自由,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议题,那么从内在需求上就必须走向一个更加民主更加宽容的社会。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信息的时代,无论是表达还是交流都有了新的可能性,新的技术平台,当代艺术的艺术形态和表达方式也都发生新的变化。

我觉得一个重要的差异是西方有个广泛的基础,在西方,文化跟社会的关系是长期存在的关系,也是被普遍认可的关系,打开纽约时报或者任何一个重要的报纸,它每天或者每星期都有一个重要的版面来探讨这个问题。而在中国,艺术只是一个很小的文化精英圈的事情,这些人很沾沾自喜,因为他们从中获得了某种由于社会分工不公平,权利资源供给不公平,信息不公开原因而获得的利益。所以,我觉得我们谈中国当代艺术和西方当代艺术不是在一个语境里面。无论是表达的可能和传播的方式都有着很大的差别。

AI:艺术家通过自身的艺术表达反映社会问题可以有诸多视角,如政治、经济、历史、战争、科技、生态、环保等等,您个人在创作中最关注的是哪一方面?为什么?

艾:我最关注的是我自己,是我怎样能真实的生存在我所生存的时间中。在北京,我只是一千七百万人口之一,我所能涉及的范围是非常小的,那么如何在这种可能性下通过有效的方式将自我表达有效的传递,和他人情感建立某种关系,这个对我来说是件有意义的活动,你可以称之为艺术也可以不称之为艺术,这个我不太关心,我更关心的是它传播的含义和表达的可能性以及它的传播对他人的思考和生存状态发生了什么样的作用,或者没有发生什么作用,或者永远都不可能发生作用。这使我并不关注当代艺术已有的范畴,这个对我没有含义,就像我是医生我要看的是那个病,并不是欣赏白大卦,医疗设备,我对这个没有兴趣。

AI:您觉得艺术可以改变社会,或是社会改变艺术?

艾:当然艺术必然要改变社会,必然能够改变社会。如果我们称之的艺术不是仅仅的满足于个人私欲和野心的小伎俩。我们谈的艺术是跟公众的情感有关,跟更加美好的社会现实有关,跟每个人的权益有关,跟社会更为舒适和平等的竞争有关,那么它必然是可以改变社会的。艺术对社会的改变用的是另外一种方式,不是一种革命,它更是对人的思考方式的提问,它有效的影响人们思维的可能性。不过也得是有效的当代艺术,因为大多数的努力仍然很难摆脱传统的陈词滥调。所谓有效性,无非是我们称之为艺术的一部分,关于人类的梦想和恐惧,关于我们可能和不可能的事情,自从有了人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历朝历代仍然有恐惧和迷惑,仍然有欲望,仍然有表达的需求。

而社会环境和艺术作品的联系并不是必然的,因为我们认知到很好的作家或者艺术作品并不是产生在我们通常所说的自由的环境中,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人的思考能力、批判能力、自我意识或者由于这些环境产生的表达的特殊性,这些构成了艺术的特征,这些特征我们称为现代艺术中最有含义的部分。中国现在仍然是处在一个很特殊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变化是让全世界都很吃惊的一件事情,当然中国人也是身在变化之中,但是艺术并没有反应出这种特殊社会状态,艺术仅仅停留在沾沾自喜的小资和文青的情调之中。这一点是很丢脸的,中国艺术家鲜有能够提出让无论是自己人还是他人有所警觉的命题和表达方式,这使得这个民族缺少更新和自我再生能力,这足以被中国当代艺术丑陋的表现所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