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柯炽坚访谈——信黑体与《失控》单行本

 

对于 Type is Beautiful 来说,新近出版的唐茶单行本诸多特点中最为耀眼的一个,莫过于它所采用的特制字体:信黑体。这套出自香港设计师之手、有多个字重的全套黑体字于今年发布,是中文字体领域的一件盛事。我们特别为信黑体用于唐茶丛书一事采访到信黑体设计团队 Visionmark 领衔的设计师柯炽坚(Sammy Or)。柯炽坚作为蒙纳黑体和俪黑的设计者,是中文屏幕字体设计的最重要的设计师之一。

 

TIB:能否请你先谈谈信黑体的设计初衷?你们是如何萌生出制作一款黑体字的想法来的呢?

 

Sammy:早於十多年前,本人已有感專業排版業界缺乏一些高質素的內文字款系列。如今眼見電子出版的大環境日趨成熟,閱讀器和解像度等亦大幅提升,唯獨欠缺一些高品質字型以配合使用。基於這些原因,近年開始萌起了創作一套完整和美觀的中文字體系列的構想。然而,跟據過去的經驗,始終覺得應先設計及開發一套黑體系列,然後才到一套宋體。相對而言,因為黑體之獨特處是在其筆劃簡潔而清晰,沒有多餘的修飾,在外觀上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視覺混淆及衝突,在電子閱讀器裡面能發揮最高的閱讀效能。

 

 

TIB:我们了解的情况是, 信黑体最初并非为屏幕显示设计。请问在屏幕上遇到了什么挑战?信黑体是否为屏幕显示在设计上或技术上有所改变?

Sammy:其實在開始構思信黑體設計的時候,也不是沒有考慮到會應用於 eReader 上的,因為多年前已經注意到用於屏幕顯示的字體將會是未來的一個發展大方向。從設計上的大原則來說,適用於印刷和屏幕顯示用的字體都沒有太大的區別。總括還是要清晰易讀,風格統一等的要求。但是,的確有一些字型組別要特別處理和修改,與傳統印刷用的字體有所分別及調整。因為兩者有其不同的特質,如電子閱讀器的顯示,光源直接從屏幕上射進眼球,與傳統印刷書藉光源在紙面上反射的原理是不一樣的。電子屏幕顯示在乎像素大小(pixels sizing based),需要特別處理的字型如筆劃交叉位置,容易造成一些黑點而影響整體文章之平均灰階。另外又如一些橫劃較多的字,需要小心調節其通透度等。若問到設計屏幕上顯示的字體時遇到的挑戰的話,就是在於每作一次修改及優化字形上的過程中,都只能重覆不斷地轉換檔案格式,方能在電子閱讀器裡審視每一個字的質量,而且每次在反覆測試及修改不同像素大小的字形的時候,礙於把字形柵格化(rasterization)時會有筆劃粗細不一的情況出現。這較傳統印刷用字體只須經打印或輸出測試修訂費時。可以說這工序每每花了我們比較多人力物力和時間來完成。

 

TIB:信黑体有否针对不同显示精度的显示屏幕(比如 iPhone 与 iPad)的特别优化?

Sammy:有的。在開始設計筆劃時,我們盡量用簡化的線條,所有曲線用最少的控制點(vector point)來繪畫,好讓線條與筆劃以最優化的狀態顯示。而另一特別優化功能,而這一環相信也是信黑體的最大優點,就是它的字形結構。分佈極盡平均的黑白位,部首與邊旁的空間分佈及重心大小比例,都是為高質素顯示屏幕而設。

 

TIB:为什么会挑出 W3 和 W6 两个粗细予屏幕显示使用?有何选择的考量?

Sammy:我們所提供的 W3 和 W6 作為內文及標題的粗細,是經過多番嚴謹的視測以釐定最終的方案。如信黑體 W3 的粗度會比現今一般內文字體的粗度略粗一些,整體版面的灰度比較深。我們參考了一些有多年在屏幕閱讀經驗的專業人士意見,同時亦反覆以不同粗度作閱讀比較後,結論還是 W3 感覺上較為質實而不虛浮,清楚明朗,更加舒服耐看,是合適的內文字體粗度。特別要說明一點:W6 標題字的粗度,本想套用較粗一點來配搭的,但是最終還是挑選了現在比較細的 W6。因為在測試過程中得到一點啟發:一般閱讀器的屏幕顯示面積都不會太大,尤其是 iPhone,會直接限制到可顯示的字號不能太大。因此會影響到標題用的粗筆劃和多筆劃的字型顯示。因為以電子書排版為最終目標,決不能與廣告形式的誇張標題字型類別相提並論。最終的 W6 粗細定案為最恰當。同時,為求閱讀流暢和字元清

应TIB要求,不能转载更多内容,敬请移步原文继续阅读。